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

润物细无声

 
 
 

日志

 
 
 
 

一顿“忆苦思甜”饭(原创)  

2007-12-12 14:54:01|  分类: 往事千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顿“忆苦思甜”饭

上个世纪70年代初,我校革命师生到全市农业学大寨典型——金刚大队接受阶级教育。上午听了贫农汪大妈的忆苦报告后就沿着山丘参观大寨田,一个个走得皮塌嘴歪,前胸贴后背,又不敢喊饿。好不容易挨到下午1点多钟,终于等到吃“忆苦思甜饭”了。

只见5个彪形大汉各担着一挑热气腾腾的大桶搁到大队部院坝上,一群农村妇女抬着箩筐,里面盛着200来个土碗、10个饭勺、几大堆筷子(这么多炊具是公社专门为前来参观学习的人们拨款购置的,每位吃饭者要象征性地交2角钱和2两粮票)。按照大队的计划,我们200来名革命师生,每20人吃满满一桶饭足够了。肚皮早就饿得“咕咕”叫的革命师生们一拥而上,拿起饭勺就要朝碗里盛饭。谁知“呀”的一声,他们楞住了,桶里正在冒热气的是白罗卜片煮豆渣,上面还撒了几粒葱花。

“哦——明白了,这是‘忆苦饭’。”大多数师生象征性地舀了一小碗罗卜豆渣,蹲在一旁小口小口地慢慢吞咽。有的干脆装模作样,趁人不注意时倒到土里去了。他们都在等待着过一会儿吃“思甜饭”。

    我上前盛饭,却闻着这“忆苦饭”隐隐有一股清香味:豆渣是新鲜的,罗卜是干净的,葱花点缀是巧妙的。我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饥饿的岁月,又当过知青,早就视此物为上等佳肴,加之此刻肚子正在“闹革命”,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舀了一大碗就吃起花儿开。与我有相同感受和经历的还有袁浩老师,他个子大,教体育,一连吃了三大碗才放下筷子。我和他打着饱嗝,在一旁聊天去了。

桶里的豆渣饭渐渐冷却了,还不见“思甜饭”的影儿。又过了半点钟,来了几个妇女,将桶收拾走了。因为桶里剩得过多,她们费力走了好几趟才把桶收完。等着吃“思甜饭”的师生们高兴极了,想着马上就有香喷喷的饭菜送来,有调皮的学生篡改《忆苦歌》唱了起来:“止不住的口水往下淌…….”

哪知事情发展并非想象,妇女们又开始收碗筷了,许多拿在学生手中的碗也照收不误。大家莫名其妙,说“我还要用呢,你怎么收走了?”

一位妇女小声说道“你还用啥子,吃饭结束了。”“啷个结束了,那‘思甜饭’呢?”“啥子思甜饭?”那位妇女嘀咕着“这么好吃的饭都剩起,哼!”

师生们纷纷嚷道:“完了完了!面包没有了!油水没有了!”

校革委李主任问这“忆苦”和“思甜”怎么不分开?我强调,这饭是可口的,由于师生们理解错误才放弃,不能责怪大队干部。

饥肠碌碌的师生们哪里还有心思“批林批孔”,一个个东倒西歪,言也发不出,歌也唱不起,全没有早晨刚来时的蓬勃朝气。

李主任借用大队部的电话打给留校的总务科长,叫他到附近车队去,要3辆大卡车赶紧上山,把今天经受疲劳和饥饿锻炼的革命师生接回去,让他们在家中美美地吃一顿“思甜饭”!

 

  评论这张
 
阅读(451)|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