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

润物细无声

 
 
 

日志

 
 
 
 

家乡的琴声(原创)  

2008-12-23 23:36:43|  分类: 往事千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老家在成渝古道边的一个古老乡镇上,当年来往重庆与成都之间的官差和客商行人必经此镇。街道青石铺面,两边是高低错落的斜瓦房,本来场口有几座贞洁牌坊,在50年代修公路时被拆毁了,临街店铺也大多关门,归并到几个比较集中的铺面一起走合作化的道路去了。

60年代初,正逢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我在镇上的小学念书。由于营养不良,三天两头生病,念起书来时常记不住内容,但在家乡听到的一首二胡曲子却刻骨铭心。

那是在夏日的夜晚,天上有数不完的星星,蚊子在四周嗡嗡嗡地吵闹,蛐蛐发出令人心烦的啾啾声,只有偶尔飞来的萤火虫一闪一亮地掠过夜空给人以惊喜。经过一天劳作而显得疲惫的人们三三两两地在屋檐下摆好凉椅凉凳,地上搁着老荫茶杯,摇着大蒲扇,或坐或躺,在昏黄的路灯照射下,一边摆龙门阵,一边消暑纳凉。

一般在十一点钟,满街的人都会这么说“小戚又在拉二胡了”。果然,从场口那棵老洋槐树下准时送来一阵凄凉哀婉的二胡声,伴随着习习凉风传到人们耳朵里,把人们渐次送入梦乡。

那时的小戚因为家庭有港台关系,小学毕业后就没有能够上初中,在家打了几年猪草后就在镇上的人力搬运队当上一名抬工。不知什么时候,他学会了拉二胡,白天工作劳累很辛苦,但晚饭后稍事休息,就持一把蛇皮丝弦的龙头二胡,到场口边那棵树下,一边乘凉一边拉二胡消遣。他最拿手的曲子是刘天华的《病中吟》,那如泣如诉、悲惋哀鸣的旋律打动了我,令我终身难忘,也常使一些老人和妇女触痛伤怀、哽咽垂泪,低声骂道:“那个背时的砍脑壳的小戚,你朗格把二胡拉得恁个惨哟!”

文革期间,镇搬运队也建立起造反组织“红运”战斗队,把镇政府分管搬运队的“修正主义领导”拉来批斗游街了几次,他冷眼旁观,一言不发。各派群众组织邀他入伙“文艺宣传队”,走南闯北宣传光辉思想,他一一谢绝,仍旧抱着他心爱的二胡,拉刘天华以及瞎子阿炳的几首二胡曲子。他把那本破旧的50年代初期出版的《刘天华二胡曲集》视为珍宝,一般不轻易示人。有一次给我看了几眼,就匆匆忙忙地收了回去。

长我六七岁的小戚,在我儿时的心目中,就是替鲁迅买过《山海经》的阿长。他知道虎头岩上有个警报塔,塔下有暗堡,旁边有个替共产党印报纸的印刷厂;他知道杨森有40多房姨太太,子女多得认不到几个;他知道孔二小姐女扮男装,在心心咖啡馆煽过警察局长的耳光;他能指出刘伯承血溅丰都后在六店子养伤住过的农村院子和周恩来在化龙桥钻过的防空洞;他还知道白马凼河沟的水流向桃花溪,镇上刘建华的宅基下面有条暗沟其实就是排水沟......诸如等等,他就是我的历史地理启蒙老师一般。

不幸的是一次他与伙伴在抬水泥电杆过马路时,被一辆卡车挂了一下栽倒在地,腰杆被扭伤,大腿骨折,在医院住了好几个月。此后他丢掉了赖以谋生的抬杠抬绳,仅靠肇事单位微薄的补助金打发光阴,情绪越变越坏,二胡琴声也逐渐消逝了。

一晃30年过去了,1997年,我回到老家,家乡已经旧貌换新颜了,田园小镇没有了,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车水马龙、流光溢彩中,我好不容易寻到一家中港合资的“戚氏酒家”,招牌分明,店堂宽敞,宾朋满座,店老板就是当年的小戚,如今被人称为“老戚”或“戚总”了,他穿戴整洁,满面红光,笑容可掬的不断迎送客人。

我猛然发现,大堂一隅收银柜后面墙上,醒目地挂着一把陈旧的、饱经岁月沧桑的龙头二胡……

在普天同庆香港回归祖国的大喜日子里,老戚每天笑得喜滋滋、乐悠悠的,一张嘴难得合上口。稍有空闲,他就操起那把多年不用的二胡,为来酒店的客人演奏刘天华的另两首名曲《光明行》和《良宵》,那欢快、跳跃、奋进、流畅的旋律,感染了在座的每一位客人,也吸引了更多的来客入席就坐。

去年,在香港回归10周年纪念日子里,我再一次赶回老家,一路上都在想:一定要建议老戚,除了用一把二胡表达内心的激悦之情外,干脆与时俱进,拉支乐队,吹吹打打整他个三天三夜。

接待我的是现任酒店新老板——老戚的兄弟戚二娃,他沉痛地告诉我,家兄已经去世两年了,没有能等到今天!

啊,家乡的琴声消失了。

愿老戚的灵魂安息,他确实累了。

                                                         

 

                                                  

                                                                     (本文曾在《就业服务报》《沙坪文化》发表,此次贴出略有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431)|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