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

润物细无声

 
 
 

日志

 
 
 
 

(原创)少年球队替补队员自述(下)  

2008-02-13 17:19:52|  分类: 少年替补队员自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赛前热身

我们想找一个球队打热身比赛,既要离我校近的,水平也不要太高了,更不要以后要直接交锋的,于是选中凤鸣山中学,由邱老师负责联系。谁知对方体育教师在电话里一推再推,最后定在一周后。到了比赛那天却一早来电话“散劲”,公开说多次征求学生意见,他们说打不赢你们,取消比赛。焦二娘说他联系了住在省党校训练的“内卫”队跟我们比赛,我们一听脑壳都大了,这是城防部队养的一支专业队,是市里的强队,我们不输齐唐家沱哇!焦说放心,他们不上主力,只派坐“冷板凳”的队员和炊事员上。不知好歹的我们居然去了。

    比赛在省党校篮球场举行,地面是水泥的,硬度很大,一点不像学校的黄泥巴场地,篮板又高,我们反而不适应。对方的“板凳队员”个子很高,最矮的1.75M(我们最高的老瓮才1.71M),对方球员平时上场机会少,这会拿我们出气,除了我方发球外,我们一般根本摸不到球。一阵稀里哗啦,不到5分钟,比分20:0,比赛无法继续进行。好在对方全部换人,真正换上炊事员、警卫员、卫生员、清洁员、保管员5大员,我们在场上的日子才好过了起来。山羊的篮下强攻,渝生的外围远投,焦二娘的穿插上篮逐步生效,打出特色来了,比分渐渐靠拢,甚至赢得了场外“内卫”队员一声声叫好。我也在场上去蹦跳了几分钟,最后我们输给5大员10分,结束了第一场热身赛,知道了外面的世界有点大。

    第二场热身赛仍在省党校篮球场举行,对手换成了搬装公司汽修厂,只见一个瘦高的青年人,梳着大包头,天蓝色的运动衫外套着一件米色毛线背心,下身穿着阴丹士林布大裤脚,是典型的灾荒年毛超哥打扮,他带来几个其貌不扬的学徒工前来。这次我们打得非常顺手,那几个学徒平日忙着上班,球摸得少,根本不是我们对手,毛超哥看来有两手,但毕竟年纪大,绕女(耍女朋友)多了身体虚弱,累得哈戳戳的腰都伸不直。这场球我们以大比分胜出。

 

(七)首战告捷

盼望已久的沙坪坝区“三好杯”少年篮球比赛首场比赛在市三中篮球场举行。三中好大哟,光水泥篮球场就有12个,别说有一个400M跑道的标准田径场。我们今天的对手是市八中篮球队,这是淘汰赛,输者止步。八中的传统项目是排球,全市有名,篮球也不弱。因为是完中,掺杂有部分高一的队员(最高年龄不得超过17周岁),看起来对手身体强健得多,穿着也整齐。我们这些十五六岁的崽儿正待发育,加之灾荒年饿了饭,一个个肋巴兮兮的。只有焦二娘发育得早,且随“内卫”队员一起苦练基本功一年有余,看起来胡子巴沙的,肌肉一块块的。学校发给我们比赛用的红背心又长又大,穿在身上空荡荡的,除焦二娘外都没有运动短裤,大家用长裤扎起背心,卷起裤脚,脚踩解放鞋就在“锻炼身体,保卫祖国”的口号声中开始了比赛。

我最难以忘怀的是来自区蔬菜公司的主裁判石老师,因为他的公正执法,使我们旗开得胜:跳球后我方抢到球,山羊立即传给了前场的焦二娘,焦拍了一下后一个“三大步”上篮,最后一步在篮下右侧被对方阻挡,他在瞬间改变方向,背对对方球员,双手高举过头顶,将球朝脑后抛了出去,抛物线很高,居然擦篮板进筐,2位裁判同时吹响了哨子:那名年轻裁判吹焦二娘“迨球”,而石老师果断地伸出2根并列手指朝空中一划指向地面“2分有效”,并判对方6号阻挡犯规,追罚投一次“犯规球”,焦一投命中,此球由“进球无效”变成获取3分,乱了对方阵脚,大大鼓舞了我们的士气。大家乘胜前进,一直领先比分到终场使我们得以进入下一轮“循环赛”。

赛中有一小插曲:在激烈的碰闯中,唯一穿运动短裤的焦二娘的突然双手捂住腰部面部呈痛苦状,我以为他腰部受了伤,结果是裤带断了。在场下的我急忙抽出我腰上旧皮带让他勒上,才使他没有退出比赛。我则在离场很远的树林里找到一根草绳代替。事后,八中教练和球员很不服气,认为是“轻敌”导致失败。我们也没有搞懂,也不太相信:有名的重点完中被来自乡镇的初中球队击败淘汰出局,哪里对得起那身崭新的令人羡慕的运动服装,还有一直忠心耿耿在球场边守衣服鼓掌加油的二十来个女生。

(八)波澜不惊

单淘汰赛告捷后,我们士气大振。接下来打循环赛,我们这一组是这些学校:一中、二中、二十八中、石中(除我校外均是完中,我们是本组唯一未编号的地方初级中学)。采取单循环形式,每队照面打3场,胜一场得2分,负一场0分,积分最多的出线;若积分相同,按相互之间比赛胜者出线;若出现积分和胜负循环相同情况,则以净胜分数多者出线。

赛场移到区文化馆的正规灯光球场,时间定在周末的晚上或周日的上午、下午。60年代的沙坪坝中心在双巷子一带,这里汇集了电影院、文化馆、新华书店、百货公司、饭店公寓等文化餐饮娱乐设施,是沙坪坝人游乐的首选之地。特别是周末和周日,人山人海、热闹非常,尽情享受这难得的精神文化和物质文化氛围。篮球比赛是老少球迷关心的盛事,文化馆大门口的球讯海报吸引着他们的眼球。

周日下午,面对来自化龙桥虎头岩下的市二中,我们毫无悬念地一路领先,把既是朴实又有技巧的篮球作为一种艺术展示在沙区人们面前,轻松地打败了对手,取得小组复赛的第一场胜利。我们也认识了二中的主力队员赵可平、颜老板等人(4个月后,焦二娘和我竟与他们成为一个球队的队友)。在另一场比赛中,28中以1球小胜市一中。

再下一周,我们输给了市一中。论实力,他们确实强于我们。这是因为他们是省重点中学,是篮球培训基地,市业余体校篮球班的队员,无论个人球技,战术思想,体能素质均不可匹比。但我们奇妙的动作和难以置信的进球招数令他们大开眼界,仅仅由于比赛经验的不足(决不是裁判原因),输给他们1个球——2分。另一场比赛结果是28中战胜市二中,保持两连胜,只要在最后一仗中打败我们,就可以小组第一的身份出线争夺沙区冠军了。

 (九)意外出线

小组赛的最后一战,由我校对阵市28中。这所位于古镇磁器口的学校虽不是重点,也是一所完中,与相邻的市7中(蒋克礼的母校)一样,学生们喜欢打野球,往往出奇制胜,不知怎么搞起的,就稀里糊涂地把夺冠大热门、经过体校最正规训练的市一中搞掉了。

我们两校的球风相近,球路差不多,唯一的区别是,我们学校没有编号,是一支“土八路”地方部队,能跟对方交手打球就感到十分荣耀,思想上没有一点负担。他们野,我们更刁,他们的球花哨,我们更缺少章法,配合很少,只知道个人骁勇冲锋,把球咣进篮圈作数。这是一个周末的下午,非常奇怪的是四周观众中除了28中的学生之外,还有许多市一中的学生。

俗话说“两野相遇刁者胜”。刚开始时,28中的球员发挥还不错,比分一直领先,他们的拥趸用稀稀拉拉的掌声鼓励了一下,上半场结束时25:20。下半场他们失去了准星,因为二连胜,他们背的包袱太重了。投篮多有不中,篮板球也抢不赢我们的老瓮。渝生和焦二娘一左一右乱绕乱有理,擦板球、撞板球、空心球直朝篮筐里钻。山羊在篮下只要得到球,不管有多少人封堵,都利用他非凡的爆发力排开他人封堵的手臂,投篮入网。连平日斯文成性的范巴砣,站在弧顶线上也投进几个空心球。我们的球分直线上升,终于将比分反超,场外市一中的学生乐得直鼓掌,得到这种支持我方更是亢奋,将比分差距越拉越大,最后定格在58:48。不知怎么市一中的学生忽然不鼓掌了,反而一脸的沮丧,悻悻地离开了球场。邱老师走过来,脸上略带喜色,好像怕人听见似的压低嗓音说:“我们小组出线了”。

原来我们和市一中、28中均是2胜1负,形成连环套,按照相互之间的净胜分我们赢了。怪不得市一中的学生希望我们赢得这场比赛的胜利,狠命为我们加油鼓掌,谁知我们赢多了,他们又“老道失算”不高兴了,竞赛规则就是这么残酷。这年市一中男篮失去出线权,也意味着丢掉了三好杯,成为他们永远的耻辱和伤痛,在把学校荣誉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时代,在锦标至上的市一中,这支球队被全校同学骂得狗血淋头,走路都抬不起头,一直到2年后,文化大革命爆发,还被学生们贴大字报作为学校领导的罪状之一。

(十)鸡毛上天

我们终于体会到“得宠”的滋味。为了迎接周末夜晚在区文化馆里与市三中的男篮决赛,从周一到周五的下午,校队队员一律不上文化课,并把学校全部家当——5个篮球全交给我们使用,2人一球,只差点就做到热心老太婆建议“一人一球”就不会发生“众人争抢一个球发生纠纷”的局面了。邱老师领着我们一会儿练中距离投篮,一会儿练跑上篮,隔一小时打半场比赛,隔一小时打全场比赛。陶主任经常出现在我们身边了,除了对我们的训练指指夺夺、严厉呵斥外,还带着我们与钢铁学校的中专生较量了一场,尽管被哪些十七八岁的大哥哥打得晕头转向,我们还是体会出一些怎样在强敌丛中进球的门道。

1964年4月18日中午,校队队员无论住家远近,一律不准回家,在学校伙食团集体用餐。干饭尽管舀,下饭菜是一大盆鸡蛋抄韭黄,那个香哦,不摆了!而且是免费的。饭后学校强令我们在各自的教室里午睡,4张课桌拼成一张床,用书本垒成枕头拉抻了睡。这在过去是想都不敢想的,坐一坐课桌上都是要写检查的。四周静极了,能听见树上唧唧喳喳的鸟叫,原来下午同学们都放假了,并规定一律不得在校逗留。一名来食堂挑潲水的农民把扁担弄倒在地发出“啪”的声响,立即招来2名佩戴“值日”红袖章的老师的呵斥。

决战的时刻到了。对手是赫赫有名的市三中男篮(解放前叫“南开中学”,现又恢复了原名)。他们在淘汰赛中以大比分击败杨公桥中学,小组赛更是一路横扫了市7中、32中以及“黑马”天星桥民中后,以不败战绩位列小组第一名的。附近的老球迷们非常有兴趣地前来观看,名不见经传的偏居僻壤的地方初中学校与文化区第一块招牌的重点中学对垒是怎样缴械投降的,10个人中有9个人都说石中输定了,只是输多输少的问题。只有少数见过我们打球的人摇头说“那不见得”,他们盼着奇迹的发生。令人惊讶的是我们学校来了不少同学,大多是低年级的,还有不少女生,是步行一个多小时来文化馆的为我们助威的。仅有四五百个坐位的露天球场观众爆满,不少人只得站在看台四周的岩坎上,人群最后排的观众是站在从家里搬来的凳子上,连梧桐树上都爬上了人,密密麻麻全是人头,估计有上千人。

我们一亮相就在全场制造起一个欢快热烈的气氛,引起哄堂大笑, 9名队员从1.71-1.59米依次排列出场,个个显得又黑又瘦又矮,宽大的红背心一飘一荡的,背上的球号最大的73号(老瓮)与最小的4号(山羊)相差69号实属罕见,裤腿卷得有高有低,有2名队员(我和盐巴)居然穿的草鞋,明显的乡巴佬打扮十分滑稽,与对面脚蹬回力球鞋,穿着整齐划一的身高从1.81-1.69米的市三中12名队员形成强烈的反差。

比赛跳球开始后,三中队员得球,在配合传接中被渝生截获传给焦二娘,焦二娘欲演出对8中时开场的一幕——直接上篮,被对方封死,山羊篮下捡漏,跳起擦板进网。只听得满场观众“轰”的一声惊叫,接着响起一片暴风雨般的掌声。我方先进球是一个好兆,接下去三中回敬2分,你来我往,比分成胶着状。沙区的观众看球是行家,对双方的好球都会喝彩鼓掌,对弱队的鼓励掌声更是特别热烈。看着沙区的霸王学校与一乡镇学校的土崽儿打得难解难分,观众的情绪得到进一步提升,兴趣得到极大的满足,喝彩吼声越来越响。半场结束三中仅领先2分。下半场又是你来我往,比分始终拉不开。裁判席记分桌上鸣笛告知“最后3分钟”后,我方场上5名队员采取了全场紧逼,三中队员连连失守,在全场锣响的瞬间对方球员犯规,由山羊主罚二次犯规球,此时我方落后对方2分。

在全场两千多只眼睛的关注下,我们球队的“领头羊”山羊不慌不忙,在篮下轻举右手投中一个球,还差对方1分,全场响起一片掌声,但马上又停了下来。最后一次罚球,多关键呀,全场静极了,大家屏住呼吸,好像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只见山羊右手高抬,手掌一举,球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应声入网,比分定格在71:71,打平了。

全场顿时沸腾起来,观众席上我校同学欢喜地跳了起来,整个文化馆以及三角碑、双巷子一带都能听见千人喝彩声。

加时赛5分钟,邱老师不敢换人,鼓励5名主力继续加劲。焦二娘不负众望,跳球后抢到球毫不犹豫,带球直奔篮下,三中队员怕犯规不敢伸手盖冒,焦轻松上篮得分,我方第二次领先对手。场上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三中队员懵了,这种场面是他们也是第一次遇到,手脚变得不那么听使唤了,居然出现得分手7号罚犯规球2投不中的情况。最后锣响,84:81,我们赢了!观众席爆发出的声浪直冲云霄。焦二娘把球朝中场一扔,禁不住蹦跳了几跳,山羊、渝生、老瓮、范巴砣也笑得合不上嘴,大家差点忘记呼“向三中学习”的口号,因为对方耷拉着脑袋勉强地呼了一声向什么学习,也未握手,就退场了。喇叭里传来主席台的声音“请获胜的球队派代表上台领奖”,山羊一溜烟跑上台,从区体委主任手中接过一面小小的三角旗,下来后交给邱老师。

我们进了篮球场边的简易洗澡房,边冲澡边叽叽喳喳地议论心得体会。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忽然陶主任掀开门帘冲了进来,对着我们这群脱得赤条条的毛头娃娃大声呵斥:“你们刚才表现太差了,回去全部写检查!”没头没脑,莫名其妙的我们不知所措,“难道得了冠军表现还差,谈何说起?”陶进一步解释:“你们赢了球输了风格,居然边跳边笑,懂不懂礼貌?懂不懂友谊?懂不懂风格?”一连3个懂不懂才使我们知道他发脾气的理由。但我们仍然不知道错在哪里,赢了球不笑,要强忍着,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我们这群十五六岁的崽儿绝对做不到,事前也没有人教我们。我们的兴致一下子跌入低谷,草草擦干身上的水渍,匆匆忙忙离开文化馆,直奔2路电车站,乘末班车回石桥铺去了。

尾声

区体委通知我们在区文化馆集训了15天,我们初次离家过上集体生活。半月后即1964年5月,我们穿上胸口印着“沙坪坝区”4个黑字的全套红色运动衫,带着沙区30万父老和区领导的重托,由陶道君主任任领队,田玉全(五一技校教师,原西南军区篮球队队员)任教练,在市体育馆参加了为期7天的重庆市第三届体育运动会,完成了一个乡镇学生向大城市青年转换的重要一步。由于情感的压抑,思想包袱沉重,始终放不开手脚,弄不清为什么打球?为谁打球?弄不清锦标主义和精神文明的关系,连续败给了市中区(41中)、九龙坡区(35中)、江北区(18中),仅胜了北碚区(13中)、南岸区(11中),获得市运会少年男篮组第四名。我们天天积极地为大会做好事,比如打扫环境卫生,帮厨房收碗、洗菜等,在球场比赛中扶起对方摔倒的球员等,我还写了多篇好人好事表扬稿,想使我队获得大会提倡的“风格奖”,谁知希望也落了空(可能是败者无资格)。而由市一中女篮组成的沙区女篮则获得女子组亚军并获得风格奖,对我们冲击很大,她们银铃般的笑声常常在耳边想起,她们充满青春活力的身体在脑子里挥之不去。我牢牢记住了她们经常唱的一首歌:

 像那海燕穿过浪尖,

 像那山鹰飞向云天,

 我们中国的少年运动员,

 朝气蓬勃奋勇向前。

   。。。。。。

  从此,我更加弄不懂这个社会,弄不懂异性的吸引力,对眼前这个世界充满了迷茫,直到进入虎头岩下的市二中读高中,直到进入文化大革命,都一直在思索人生,追寻价值真谛,追寻爱情,结果是越来越乱,越来越糊涂,最后,不知不觉地钻进了孔子队伍,铸就了我的中庸思想。在爱情事业上更是一塌糊涂,留下终身遗恨,至今绵绵无绝期,此乃后话不题。(原创)替补队员自述(下) - 雨点 - 雨点

 

  评论这张
 
阅读(460)|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