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

润物细无声

 
 
 

日志

 
 
 
 

(原创)少年球队替补队员自述(上)  

2008-02-13 17:23:19|  分类: 少年替补队员自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一群球迷(原创)替补队员自述(上) - 雨点 - 雨点

我从小喜欢运动,现年近花甲仍是个老体育迷,当我在电视里看见足球运动员在进球后的狂喜局面,那呐喊、那狂奔、那跳跃、那筋斗、那拥抱、那叠罗汉......总之,数不完道不尽的表现方式和手法,就想起我的学生时代,那被压抑了的情感,那喊不出的声音,展不开的笑容,那没有情感自由的日子。

1961年,国家困难时期,我考入石桥铺中学念初中。在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十分匮缺的日子里,我们这群城镇平民和乡下农民的孩子,在学校里除了念书外,业余时间就是打篮球。每天中午或放学后就集中到一块凹凸不平的泥土操场上,在两根木柱钉起的一块烂朽朽的篮板下,打着光脚板(赤脚),拼死拼活地奔跑跳跃,围着抢一个磨得光溜溜的皮球,朝摇摇晃晃的铁篮圈里扔。下雨后场地未干,就在学校食堂撮煤灰撒在水凼上开始打起球来,在没有干透的泥地上打球,一不留神就滑跌在地,脏了衣裤是小事,破皮扭伤就得进医务室了。晚上只要有月亮,就一直打到九十点钟才依依不舍地离开球场,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不光是肚皮饿,最远的回家还有近1个小时的路程,还有家庭作业没有做......

遇上周末,附近热水瓶厂有比赛,我们就去看成人打篮球,看裁判怎么吹哨子,看心目中的球星用什么姿势投篮,怎么跨“三大步”上篮......我们大声地为精彩投篮喝彩“好球”,释放我们压抑了一周甚至二三个月的积郁,那场面,那气氛能使我们心情激奋、“宠辱皆忘”。星期天,打听到杨家坪体育场有球赛,就步行5公里前去观看“5兄弟”、“建设厂”、“市商业”等市强队打球。看着球队队员们穿着红色蓝色的运动衫,心中羡慕得不得了。“老三”“小何”“苟儿”等球星是我们心中永远的偶像,他们的某个进球绝招或某个好球,成为目睹者向伙伴炫耀的资本,绝对被我们长期津津乐道相传。

那时的强队还有重大、嘉陵、峡口、前卫、红卫、钟声等。川队在全国是一支强队,曾获得过第一届全运会冠军,第二届全运会亚军。2.28米的高中锋石娜威就像今天的姚明一样成为“高个子巨人”的代名词。我永远长不到石娜威那么高,所以最欣赏的是小个子蒋克礼(1.75米),他出神入化的球技,令我神往。听说他原是7中学生,一直在沙坪坝打野球,没有经过体校正规训练,仍然进了省队,太有才了。

能穿上鲜艳的运动衣裤,在正规球场打正规比赛是我们的美好愿望,是当时学校开展的青少年世界观讨论议题——“什么是真正的幸福”的真正内涵,尽管我们表面上无一例外的回答是“为人民服务”。

   一晃2年多过去了,我们念初三,快毕业了,幸福突然降临!为什么呢?因为国家的经济形势明显好转,重庆市要举办市运会啦。

(二)成立球队

1964年4月份的一天下午,学校唯一的一幢高大建筑——三层楼的教学大楼底楼门口的黑板报上,用粉笔写出一个署名校学生会体育部的《通知》:请下列同学放学后到音乐教室开会,名单如下(括号内的外号是我现在加的,便于记忆):郭思源(山羊)、焦重庆(焦二娘)、於渝生(渝生)、张瑞望(老瓮)、颜道九(盐巴)、万家福(万毛)、庞国义(三国)、范金保(范巴砣)、王文命(亡命徒)等9人。

有必要对不能一目了然的外号进行注释:山羊——在家排行第三,加之角力特强;焦二娘——在家排行老二,受委屈时姿态特媚,奋起时比孙二娘+张青的力气还大;老瓮——说话鼻音很重,人特别老实;三国——我的外号,是念小学时被同学李老五(李旭章)取的,主要是因为古典小说《三国演义》有2个字与我的名字相同,有了此外号倒使我对这本古典小说情有独钟,成为有名的“三国迷”。

该名单的前7名均是64级的,65级的王文命是邱云安添上去的(考虑到65级仅范金保1人,再后来又加上66级的赵海山,形成3个年级都有代表,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正确的),我因为个子矮小本非优良选手,却因为天天与山羊一起打球而榜上有名,成为一名替补队员。而原有名单中的小旦(郑朝德)因为要参加乒乓球比赛“一心不能二用”被删掉了(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失策的,校队失掉了一名篮球好手。郑本人也因当上乒乓球校队队员而失去篮球校队队员资格而懊悔)。

    音乐教室其实是学校的食堂,也是开会的会堂,在这里唱歌对教学大楼的影响不大。在这里我们9个人被体育教师邱云安宣布为石桥铺中学篮球校队队员。邱老师说,他是受学校教导主任陶道君的委托召开这个会的。陶主任不来我们非常清楚,为什么呢?他肯定是认为这支地处穷乡僻壤、从未受过正规训练的乌合之众仅仅是报名参与一下而已,到外校见见世面就不错了,“鸡毛难道能飞上天”,要取胜一场绝对是神话。

    邱老师给我们说,今年的“三好杯”比赛实际上是重庆市第三届体育运动会的少年篮球选拔赛,每个区的“三好杯”冠军队出席市运会篮球少年组比赛。他给我们介绍了沙坪坝区比赛规则:报名参赛的学校有16个(另有11所学校有自知之明放弃报名,一般是像我们这样的地方中学以及厂矿中学、民办中学等),先进行单淘汰赛,胜者8队分成2个组搞循环赛,决出小组第一名,两个小组第一名争夺区冠军。

(三)上书风波

我们学校定的传统体育项目是小口径步枪射击,射击队的主要成员都是学校的红人,有校学生会的干部、团支部的成员、老师们的子女等等。每周一、三、五下午2节课后约4点钟,射击队队员们就扛着枪,提着子弹盒,得意洋洋地朝学校旁的水库大坝上走去,插上木靶,招呼对面坡上劳作的农民躲避远点,就开始乒乒乓乓放起枪来。尽管如此消耗国家钱财,但不见成效,他们无论参加什么比赛都是陪客,从未夺得过名次。

    打篮球的学生命运就差得多了,学校的篮球除上体育课外,均锁在教学大楼楼梯间的体育用品保管室里,众多的学生围着焦二娘(焦重庆)自己带来的一个打毛了的皮球抢,打3人一组的半场篮球。很多人排队连一场都没有轮上上场打球,2个小时的课外活动时间就到了。学校共有2个篮球场4块木篮板,其余3块篮板(有2块摇摇欲坠)空着是浪费,地面长满了草。眼看射击队20人有5支枪,平均4人1支,我们有近100人喜欢篮球运动,却没有球打,实在不公平!

在山羊授意下,我起草了一封《告学生会书》,发泄了球迷们的不满情绪,要求学校在课外活动时间内借2个篮球给我们。此信投进校报稿件箱送到校领导手中,引起轩然大波,没想到这风平浪静的校园居然还有人上书给学校提意见和要求,真正是大逆不道!此信落名虽然是“一群篮球爱好者”,明眼人一瞧就知道是我们这几爷子干的,而且从口气、文风和笔迹很快分析出是我起草的。信投入稿件箱后我一直做贼心虚,每次经过稿件箱时都要瞄上一眼,不知这颗炸弹何时爆炸?

一天下午,学生会文体部长、校射击队队长、我们班的班主席张重山(外号“敌参谋”)通知了10多名同学在小操场前面的平台上开会,一网打尽了篮球骨干,包括山羊、焦二娘、渝生、老瓮、小旦、万毛和我。我心里一直不安地打鼓,但鸭子死了嘴壳硬,好不容易从喉管里挤出一句高尔基的名言: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四)喜出望外

太阳懒懒地照在校园的各个角落,我们10多个球迷学生忐忑不安地上了小操场平台,坐在由敌参谋领人搬来的独凳上,暴露在过往同学的视线之下。这里平时是校长作报告或课间操时敌参谋领操作示范动作的地方,我们趿拉着脑袋,不敢瞄四周瞧稀奇看闹热的同学,完全是一副挨批受审的模样,我特别担心被几名心仪的漂亮女生看到而羞愧难当。

说到女生,在我们这群十五六岁的小男子汉中,已经产生过一些朦胧不清的感觉,有时嫌她们“瘟精”(不得行的意思),有时又希望看见她们。比我们高一个年级有位名叫孙清梅的女生眉清目秀,喜欢将头发盘在顶上,特像刘三姐,我只要看见她,眼前总是一亮,巴不得多看她几眼,可以算是我第一个“暗恋”的姑娘。毕业后听说她考取了四女中,结果成了“知青”,不知这朵花儿受到怎样的摧残,是否熬过上山下乡那艰难的岁月,怪想念的。 

陶主任来了。他中偏矮的个子、宽脸、小眼睛、皮肤细白、保养得体,是典型的忠于党的事业的革命干部。他说话时声音尖细,脖子一伸一缩,且喜欢抿嘴,仿佛在回味酒的甘醇度,于是调皮的学生们给他取了个外号叫“陶迷酒”。我记得刚进初中时,学生们喜欢把同学父亲的名字相互叫起来玩,那天上午才第2节课结束,焦二娘因家中有事逃学,尚未走出大操场前的山岗,被戴着“值周”红袖章的陶主任发现了,大声急呼“那个同学回来!”他回头问旁边的几个学生那个逃学的学生叫什么名字,有调皮者答“焦烈山(焦的父亲名)”,陶立即以手掌卷成话筒状,大喊:“焦烈山-回来!”如是喊了几遍,焦却越跑越快没有了踪影,而旁边的学生们个个笑得仰翻天。陶知道被作弄后大怒,几个学生被叫到办公室训斥一通后,由各班班主任领了回去,并被威胁要将此事记入档案。

    陶掏出我写的那封《告学生会书》摇头晃脑、脖子一伸一缩地念了起来,他声音抑扬顿挫,阴阳怪气,把我好生生的、花了晚上2个小时写的作品糟蹋歪曲得不像样子。我越听越气,胸口憋得慌快涨爆了,正想挺身而出站起来发表“声明”,陶却嘎然停住说:“下面我宣布学校决定。”我们只得憋住呼吸,继续专注地听了下去。

(五)球场春秋

陶主任喉管里“嗯-”了一个长音,习惯性地抿了抿嘴唇,脖子朝前一伸,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百人百姓,各人各性。从本周开始,喜欢打篮球的同学,在课外活动时间可以借2个篮球,由64级4班的郭思源同学负责领取。散会。”意想不到的结局,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我那2个小时的夜班没有白干!

从此,不管天晴下雨,山羊都准时在下午4点钟去体育保管室领2个篮球。不同的是:无雨天领牛皮篮球,阴雨天领胶粒篮球。有了篮球,3个篮板被我们撞得摇来摇去,有时打5人制的全场球,那4块篮板全用上了。场上场边都是人,热闹极了!可惜很少有女同学,偶尔有也是玩自己的,很少朝我们这边看。其实我发现女同学很愿意找我们说话,我也愿意与她们说话,可是为了保持男生的尊严要划清男女界限,故意不理她们,其实我心里也憋得难受。谁要是与女生搭白,谁的思想就不正确,“腐朽的资产阶级思想严重”。有时我想,既然喜欢女生就会产生资产阶级温床,那学校就不该招收女生,更不能招收漂亮的女生,免得大家想入非非,陷入资产阶级泥坑不能自拔。我喜欢孙清梅,却从未与她讲过一句话,哪怕是一句问候语。也不敢打听她家住哪里,家中几口人,在干什么。眼睁睁看着她毕业离开学校不知所踪,造成终身遗憾。

紧张的课堂学习之余,我们只有一个劲的在球场上折腾,不到1个月,篮板垮掉了一块;再过了半个月,又垮掉了一块。过了2个月,2块篮板修好了,另外又垮掉1块。我们从这个半场转移到那个半场,光阴也一寸一寸溜掉,我们满16岁啦!还有2个多月就要离开母校继续升学或者踏上社会了,未来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我们感到那样的茫然和无助。可是,做梦都在想,如果能打几场正规比赛,是多么的美妙,将对我们今后一生产生多大的影响呀!

    邱老师是成都体院篮球专业毕业的本科生,由于身材不够高,其才能在篮球场上未能得到充分表现,而今在篮球理论上却可以大显身手,因为我们是一群打野球的娃娃呀。放学后,我们球队队员留在教室里规规矩矩地坐着,看邱老师用粉笔在黑板上画出篮球场和三秒区的形状,标出长宽尺寸,指出中锋、前锋、后卫具体占位位置,讲比赛规则,犯规处理等等,原来打篮球的名堂还多哩!不晓得他讲的这些,别人认不认可,依不依教,我心中始终没有数。

   

  评论这张
 
阅读(44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