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

润物细无声

 
 
 

日志

 
 
 
 

初恋情殇(八)青年之心(原创)  

2010-05-18 18:23:13|  分类: 知青小说初恋情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青年之心

 

 与北方广袤地区不同,川东一带由于地形构造奇特气候怪异,每逢中秋节当天,不是下着小雨就是阴云密布,很少出现月亮身影。

一年多来殿宇身陷异乡,辛苦劳累,愁绪满怀。读书时的宏伟志向已经彻底破灭,人生目标希望渺茫,平添了多少莫名惆怅。想拉一拉二胡解解闷,又怕“杀鸡杀鸭”的丝弦声把赵书记和小婆娘他们的娃儿吵醒了,只得作罢。

独身一人,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翻身起来抽了一只8分钱一包的“经济”牌香烟,呛得他直咳嗽。没有开水,干吞下半块叶莲给他的麻饼。就着煤油灯豆大的光亮,仿照李清照《声声慢》原词韵脚,写下了一首“山村悲鸣”:

单单孤孤、凄凄切切、虫虫鸣鸣啾啾。

已是昏黄暮夜,更添愁色。

茕影燥烟寡饼,安泄畅百感交集?

弦声息,不安寐,勾起思绪今昔。

二十二年甜酸,细深省,无奈蹉跎逝月。

额前偶抚,究有几丝纹裂!

更兼落叶洋槐,伴雨点哒哒滴滴。

怎生个,佳节中秋仍无月?

按照法定结婚年龄和当地习惯,22岁早该成家立业了。一个大男人过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学业未就事业未成,更谈不上娶个婆娘安家,偶尔半夜听见隔壁赵书记与小婆娘在床上欢喜逗乐打情骂俏,禁不住青春激情涌动,让人火烧火燎,加剧了他对温馨浪漫爱情生活的无比向往。

多个女性形象在眼前“过电影”:

一个天生丽质,长睫毛大眼睛,带着清纯幽香的少女形象扑面而来,她是彭英。可是她与杨儿两个年龄相当,性格投合,当大哥不能不落教,硬往里面搅和,做出对不起朋友和小兄弟的事来。

温玉凤,父亡故,靠母亲一人拉扯3兄妹,日子过的够艰难的了,她相貌一般,刘成不嫌弃她,两人在耍朋友。

陈珍俪,命运多舛,长得清秀丰满。原来落户在丰都,一个雨夜被生产队长的小舅子破门而入强奸,无奈投靠一位远房亲戚转到本队。殿宇曾对男知青们打过招呼,一定要保护好她,不能让她再受坏人欺负。好在王小刚对她特别关照,殿宇也放心了。

马君,年幼无知乳臭未除,还没有长醒豁,更不能考虑。

慢慢品味着苦涩人生,最后定格在叶莲身上。

殿宇发觉他与叶莲志趣相投,感情融洽,有点难舍难分了。叶莲年龄比他大,但民间又有“女大三,抱金砖”一说。鉴于叶莲困窘的历史现实,加之殿宇性格如鼠且一贯奉行中庸之道,使他不敢展开双臂拥抱姐弟恋,只能把激情深深掩埋在可怜而胆小的躯壳里。但内心深处时时躁动,不知该用什么方式,可以表达对她的爱慕之意。

 

国庆那天,叶莲和殿宇得以目睹地区歌舞团在县城演出革命现代舞剧《红色娘子军》的机会。演出结束后他们结伴乘夜沿铁路往回赶。

晶亮的星星挂在蓝黑天幕,群峦起伏,荷塘蛙鸣,稻谷飘香,凉风习习,夜色多么美妙啊!他们没有对样板戏作任何评价,一路上却有许多摆不完的龙门阵,只嫌路程太短。

到家了,叶莲用钥匙打开大门,远处传来几声狗叫。殿宇不想就此告别,心怀鬼胎跟着进了大门,叶莲用手推了他一下说:“太晚了,回去睡觉”。他说:“口渴了,喝口水。”她不好再拒绝,让他进了她的卧室。

叶莲首先检查了一下院角的猪圈,她临走前给了小婆娘一把钥匙,委托了小婆娘在晚上帮忙喂猪,看来小婆娘忠实地履行了职责,那两头架子猪安静地躺在那里没有吭声。

叶莲就着煤油灯光,人影晃来晃去,忙着漱口洗脸洗脚,没有管他。

他坐在床沿,喝了茶杯里的残水,抚摸着平整柔软,散发着女人芬芳气息的床铺,感到这屋子里充满一派温馨祥和的气氛,禁不住心境摇荡,脑袋阵阵眩晕。

夜深沉,窗外漆黑一片,除了那簇竹林发出飒飒声响,偶尔有小虫鸣叫,更显得这个世界十分静谧。

叶莲忙碌完毕说:“你应该走了。”

殿宇终于鼓足勇气,红着脸蹦出一句憋在心里很久的话:“我——今晚不走了,就睡你的床!”

孰料叶莲脸色一变:“你说什么?”她刷地一声站了起来,那件白底蓝花衬衣下面,丰满的胸部一起一伏,脸上红云堆积,柳眉倒竖,厉声说:“不行不行,你得赶快走!”

面临急转直下的局面,殿宇像做了天大坏事一般感到心虚理亏,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冷汗直冒浑身发抖,天呀,该怎么收场?平时伶牙俐齿的他找不到话说了。

她说:“你忘记赵书记对你的吩咐了哇,我是坏人是反革命,你肯定是赵书记派来的间谍暗探,监视我的!把你的钥匙递给我,让我走,我到你那边去睡,你就睡这里吧!”

殿宇不知所措,格格巴巴地喃喃低语:“怎么…朗格…我不是…”,蒙受这不白之冤,毫无辩解之力,实在找不到语言表述了。

他把心一横牙一咬,起身朝门口走去,她侧开身子让开道由他出去了。

他头也不回地刚出大门,就听到后面吱呀一声关上大门的声音,随后传来呜呜呜的哭声……

 

 

第二天早上,见殿宇没有按时起床,小婆娘过来叫他,惊讶地发现他眼角上挂着泪花:“你哭了哇?病了?”

殿宇用沙哑的声音硬梆梆地回了一句:“老子生来就不会哭!没逑得病!”

小婆娘感到意外地说:“哪个得罪了你哟?”急忙退了出去。

二十多岁的毛头小伙,第一次壮起胆子向心爱的女人敞开心扉说出心里话,居然是这么一个结果,殿宇感到天大的委曲和不公!

俗话说,女人的心是天上的云。莎士比亚说“青春之恋多么像变化莫测的四月天,现在是灿烂阳光,等会却是乌云一片。”现在面临的岂只是乌云一片,简直就是大雨磅礴。

她父亲给她取名叶莲,她是出水的莲花莲叶不染污泥呀,怎么没有领会到这一点呢,好笨好蠢呀!

听说叶莲也病了,她只在院子里忙她的活路,好几天没有出大门了,跑公社搞外勤一类的事由贫管组长朱清贵代劳。

队里有人感到奇怪,议论纷纷,这么大忙的季节,这两个人朗格的哪,病在一块儿,眼睛又都红肿在一块?

尤其是那个邬雷,四处散阴风点鬼火,肚脐眼打屁——妖(腰)里妖(腰)气地说:“嘿嘿,有人要犯法啦,有好戏看啰!”

妈的,什么好戏——总之不是革命样板戏!如果年轻人的正当要求要受到道德舆论谴责,那么这个世界已经毫无欢乐可言。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