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

润物细无声

 
 
 

日志

 
 
 
 

初恋情殇(一)初涉莲花(原创)  

2010-05-05 18:32:35|  分类: 知青小说初恋情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殿宇在学校正正经经地念了11年书,接着身不由己地被卷进文化革命长达3年,经历九死一生后,又在一只巨手的指引下随波逐流,伴随知青下乡大潮来到川东农村插队,开始了劳筋苦心的知青生涯,留下了一段苦涩的青春记忆和人生困惑。

 一、初涉莲花

 因场边有莲花塘而得名的莲花场离成渝铁路上一个叫栏杆滩的小站不远,距县城不到20公里,这里四季分明,浅丘起伏,表层覆盖着暗紫和冷黄色泥土,远处云雾山若隐若现,一道清澈的临江河绕丘而行。

按照市区统筹安排,龙殿宇学校对口下乡去向是位于三峡腹地的某县,一来地处边远,二来因1966年文革以来班上分成两派产生的隔阂较大,都不愿在人生路上继续同行,纷纷采用投亲靠友的挂钩形式,各自寻找出路另走他乡插队。

好在殿宇父母所在综合贸易公司的张书记是川东某县莲花场当兵出来的,与当地公社领导有一定交情。他见多数职工子女不愿随学校安排到偏远山区农村插队,赖在城里不下乡,动员工作不好做,在征得区知青办同意后,便与莲花公社达成了安置本单位知青的协议,于是该单位子女中的十多名“老三届”高、初中生都集中一块到了莲花公社。

公社革委会在莲花中学的一间教室里召开了欢迎大会,单位带队的单位张书记和公社的邓主任分别讲了话,对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行动表示支持和欢迎。殿宇是年龄最大的高中生,被指定代表下乡知青表态,他刚上前清一声嗓子,就被突如其来的一声怪叫 “坚决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吓了一跳。

原来是公社内勤秘书,一个瘦猴子模样的男子,卖力地用鸭青似的声音在领呼口号。殿宇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不自然地举了举手,用喉管里发出的模糊声调融入教室里稀稀疏疏的回应声中。

殿宇只好用当前最时髦的语言结结巴巴地说道:“我们是毛主席派来插队落户的,一定好好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在广阔天地里扎下根,滚一身泥巴,练一颗红心,争取当个五好社员,做一个合格的农民。”

那个鸭青声音又呼“知识青年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殿宇只得又跟着举了举手。

回到座位上,那鸭青声音呼到“脱胎换骨,当一辈子农民时”,除了殿宇傻乎乎的还在举拳外,其余知青竟不动手也不动嘴,出现了短暂冷场的难堪局面。

刘成忽然贴近殿宇耳边低声嘀咕道:“毛主席说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殿宇赶紧捂住他的嘴说:“小声点,初来乍到,摸不清锅灶,小心为妙,不要惹事生非!”

刘成用鼻子“哼哼”了两声,不再言语了。

殿宇发言时隐约注意到,有一个女生始终闪动着那对长睫毛的会说话的大眼睛盯着他,虽使他有点心慌意乱,但也不自觉地产生了一种自我陶醉感,被美女注视的感觉真好。她叫彭玉英,别人都叫她彭英,妈妈是糖果门市的营业员。

邓主任把具体的分队名单念了一遍,他们就被各队派来的社员代表挑上行李领走了。看见最漂亮的初中女生彭英跟随两个青年农民走了,殿宇心里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

正想跟她打声招呼,32岁的小河大队书记赵永森,面目长得有点恶照,看起有四十出头,莽声声的叫道“小龙,跟我走”,殿宇只得把视线收了回来,大声招呼一下平时耍得好的刘成和杨儿两个人:“把东西放好了过来耍”,便怏怏地让他挑起被盖和随身杂物,自己背上挎包,走出教室,随他到了离公社七八里地的小河大队七生产队。

 

大队部就设在7队。可能基于对人才的重视,把学历最高的殿宇分配到这个条件相对较好的生产队,也算是一种照顾。殿宇就在赵永森住房旁边一间10平方米的土墙房住了下来。一张破旧单人床和一张老得掉牙的八仙桌紧靠在一起,一个没有门的破衣柜靠墙立着,室内便没有什么空间了。没有锅灶,说好是在赵永森家搭伙,伙食钱粮照交,这也是许多知青享受不到的特殊待遇。

赵永森经过家门,对屋内大声喊了一句“知青来了”,一名少妇抱着吃奶的娃儿,探出脑壳来朝殿宇点了个头,殿宇一看她红卜卜的脸上光溜溜的没有一丝皱纹,差点说出“好小好乖的婆娘”几个字来。赵永森把行李扔在床上,说了声晚上过来吃饭,就到其他队去巡查去了

离大队部不远是大队小学,过去是一座孤独的寺院,土墙青瓦,四周有几棵高大的樟树和梧桐树,还有一丛婆娑的竹林。院门进去一个小坝,一间大厅改成两间教室,两厢各有大小房间七八间,大一点的作教室,其余作办公室、寝室、杂物室。

小学下坡坎不远就是临江河了,但这里的人们习惯称之为“小河”。小河是长江北岸的一道小支流,是名副其实的小河,宽大约20来米,在大队的几个山峦之间绕来绕去,翠竹夹岸,蜿蜒曲折,水清亮透澈。山峦上栽种的麦子已经由绿翻黄,在风中摇来摇去,一眼望去金光闪闪,别有一番风光。

新晴原野旷,极目无氛垢。此情此景,殿宇忽然想唱《麦浪滚滚》那首歌了,下月就可收割了,丰收啊!他庆幸自己到了一个有山有水有收获的好地方。

夕阳挂在西边天空,他觉得这青山绿水不利用起来有点可惜,把行李扔在床上便朝河边走去,路过学校大门,探头一望,空荡荡没有人影。快到河边,正好遇见分在附近六队的刘成和五队的杨儿兴冲冲地赶来叫他下河洗澡,消暑除尘,便满口答应,一道跑到河边,脱掉衣服,穿条黑色运动短裤,跳进冰凉的水里游起泳来。

从小生长在嘉陵江边的殿宇是个游泳好手,虽然那只在篮球场上摔伤过的右手不太灵活,他还是一会大把(自由泳),一会狗刨(蛙泳),一会仰盘(仰泳),玩了个痛快。刘成19岁,身体单薄,很瘦,但脸上轮廓很好。杨儿18岁,个子最高,接近1.8米,皮肤嫩白,在水里很有点梁山好汉张顺“浪里白条”的味道。他俩无论体力或游泳技术都比殿宇强,在河中犹如在岸上那样自由,边游泳边大呼小叫。大家尽兴之余仿佛觉得对面坡上有人在观看稀奇,乡下人少见多怪,正常得很。

在夕阳的余晖之中,他们3人打着光巴胴朝殿宇的小房间跑去,引得两条黄狗“汪汪汪”地跟着他们直追。

赵永森的婆娘在家里听见狗叫,丢下灶上的活路,赶出门来,看见殿宇被狗追逐,情急中便挥动着手头的叉头扫把一阵乱舞,脆生生地骂了几声“你个打短命的黄狗,滚回去!”

那两只黄狗极不情愿地止住了脚步,躲到一边喘气去了。

三个毛头小伙子脚跟脚地冲进屋里(屋门本来就没有上锁),忙着换衣裤。刘成他俩带来了短裤来,殿宇也从包包里翻出短裤,大家也不关门,反正没有人看见,脱掉湿的换上干的,正在手忙脚乱之际,敞开的房门口人影一晃,突然闯进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来。

 

  评论这张
 
阅读(530)|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