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

润物细无声

 
 
 

日志

 
 
 
 

初恋情殇(三)凄惨命运(原创)  

2010-05-09 22:16:22|  分类: 知青小说初恋情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凄惨命运

 

叶莲本是县城城关小学语文教师,文革初期被查出家庭有历史问题——父亲是叛徒加资本家。

据已毕业的学生返校揭发,她在课堂上有反革命言论,具体说就是某次在课堂上大声责问过学生:“你们为什么不喊蒋介石万岁呢?”

尽管她一再申辩,这是一句反问句,后面还有具体回答:“这说明他不配!”可是革命小将一律不依她说,认定此句话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反革命愿望,气焰嚣张,狼子野心何其毒也!后面一句是掩盖脚背的,声音很小,没有几个人听见。

另一条罪状是她资产阶级作风极其严重,一贯讲究穿着打扮,喜欢跳舞,还爱唱“哥呀妹呀”的黄色歌曲,严重腐蚀革命接班人。学生们当场从她的寝室里抄出一本日记本,上面全是抄的大毒草《刘三姐》《五朵金花》《神秘的旅伴》等电影插曲,证据确凿,插翅难逃。

学生们把她推来推去批斗了大半天,弄得她花容失色,披头散发斯文扫地,最后虽然不了了之,放她回了家,但她吓得心惊肉跳精神紧张,第二天一早就乘火车跑到云南边陲,在那里躲了大半年。

与在云南当兵的丈夫结婚2年,尽管往来频繁,停课期间基本上都呆在云南与丈夫住在一起,她却始终未能怀孕。家住县城的婆子妈抱孙子心切,对肚皮平平始终如一的媳妇大为不满,叨叨絮絮一天没有句好听的话,两口子也因此时有龃龉,学校领导和同事们耳有所闻,进行过多次排解无果。

文革武斗平息不久,教育系统发生重大体制变革,各厂矿就近接管各城缜中小学,农村小学则由人民公社生产大队接管。各级临时权力机构组织工宣队员进驻机关和科教文卫事业单位,在上层建筑领域刮起又一场政治风暴,叫做“一打三反”“一批两清”运动。

此番工宣队进校领导斗批改,开始翻老账,对老师们进行一个个的清查排队,叶莲首当其冲再度被揪了出来。命运多舛的叶莲再次受到强烈冲击,她被暴雨狂风淋折了翅膀,由一名金凤凰变成了落汤鸡。

工宣队员总共3名,队长姓郑,本名郑修文,改名郑学彪,由于脸上不太平整,人们背地叫他郑麻子。他原是叶莲初中时期的同学,一直对叶莲情有独钟,但不争气的长相,加之学习成绩平平表现极差,未能继续升学,便进了城关农具厂当了学徒。

当叶莲从中师毕业分配回城关小学当教师后,郑麻子觉得自己门不当户不对,癞蛤蟆吃不上天鹅肉,就停止了对叶莲的追求,成天扭着厂里和社会上的“飞时”女娃儿鬼混,长了一身杨梅疮。

文革开始,郑麻子拉拢几个兄弟伙,建起一个造反组织,夺权后当上农具厂革委会副主任。由于本县产业工人少,郑麻子侥幸混进工宣队且当上队长进驻城关小学。

他觉得时势造英雄,霸占叶莲的机会来了,那颗暂时泯灭的心又开始躁动。他看着学校清理移交的叶莲材料,狞笑着动起了歪脑筋,筹划了一个罪恶的行动计划。

尽管离家很近,他却在学校靠边角的地方,找了一间小房屋作为自己单独的办公室,摆了一张办公桌,还放了一张床,把所有文件材料搁在办公桌上,窗子挂上绿色窗帘。

在办公室内放上一张床,是现代社会企业家和少数有条件的政府官员的常用做法,理由是便于摆平工作与休息的矛盾,用一个套间公示办公与睡觉隔开,掩盖不雅之嫌。而郑麻子在40年前的县城小学,就开始使用办公休息合一的房间,不能不说是一大发明,只不过当时不兴注册,否则这个专利非他莫属。

 

一个周末的傍晚,天气闷热,秋老虎依然猖獗,大雨即将来临。郑麻子通知所有教职员工放假回家,离开学校。同时宣布历史和现行问题最为严重的叶莲到他办公室,继续写检查认识。

两三个小时过去了,他都说检查不深刻过不了关,把叶莲死死留在办公室里。夜深了,天上隐约有雷声响过,四周闷热无比,叶莲几次站起来说要下雨了,要求离开都遭拒绝。

郑麻子看着衣衫单薄、曲线优美的叶莲成了网里鱼、笼中鸟,心中窃喜,欲火越烧越旺,灵机一动,忽然手摇蒲扇为她煽起风来,还一面与她交心谈心,扯南山盖北网,要她剖析思想深处,包括家庭生活,与丈夫、婆子妈的关系等等。又探讨起她为什么不生育的问题,他说不相信叶莲这么好的身体会怀不上娃娃,肯定是那个当兵的身体有问题。

郑麻子说,今天晚上我就帮你一把,试一试究竟是哪个的问题。边说就边动手拉扯叶莲。叶莲起身推搡,正要去拉开房门,忽然头上啪地响起一片炸雷,当年最后一场大雨伴着狂风落了下来。

刹那间天空中电闪雷鸣、雨声哗哗、檐流成渠。郑麻子狂喜地叫了一声:“人不留客天留客”,一手拉熄电灯,把早已被时间和训斥折磨得几近崩溃的精疲力竭的叶莲从门边拖了过来,一下摁倒在床上,一边吞咽着口水一边扯把子,贴着叶莲脸颊耳语道“你依了我,就啥问题也没有了,明天就让你当校革委会委员,就是当一把手也行”。

……

那一夜翻来覆去的折腾,让叶莲留下终身创伤,使她的凄苦命运雪上加霜。

天刚朦朦亮,披头散发、哭肿了眼的叶莲踩着满街泥泞水凼,跌跌撞撞地跑到县革委会的门前拍门,把伤天害理的郑麻子告了。

半月后,县革委会的处理决定下来了:撤销郑学彪县农具厂革委会副主任和城关小学工宣队队长职务,仍旧回厂当工人。叶莲家庭出身有问题,自己又有反革命言行,加上用色相直接勾引工宣队长犯错误,不适合继续留在城关小学任教,下放到莲花公社小河小学劳动改造。

这在今天看来十分荒诞的决定,在那个荒诞的年月就那么一下子铁定下来。

叶莲的丈夫闻讯,急忙从云南赶回来,二话没说,先到农具厂找到郑麻子,给了他一顿饱拳。

据在现场目击者描述,这郑麻子有点像《水浒》里骗买金翠莲为妾的郑屠被鲁达暴打,“打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却便是开了个油酱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

在百般讨饶后还听到一声严厉喝斥:“嗯哼!叫花儿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你个狗日的麻二哥破坏军婚,老子要你进鸡圈(牢房)!”

果然是四月间的秧子——栽了,郑麻子以“破坏军婚罪” 被判刑3年。

在母亲的督促下,兵哥哥发扬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作风,快马加鞭赶到县革委政工组,像癞格宝上蒸笼——气鼓气胀地告知政工组的工作人员:“坚决与叶莲离婚!”

 

  评论这张
 
阅读(436)|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