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

润物细无声

 
 
 

日志

 
 
 
 

那一年,第一次看见武斗阵亡人员(原创)  

2010-09-21 21:56:41|  分类: 文革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年,第一次看见武斗阵亡人员

那一年,第一次看见武斗阵亡人员(原) - 雨点 - 雨点

 

 

1967年重庆的二三月镇反,把文革初期的老造反派抓捕了不少,据“反革联”派上京告状控诉材料称:重庆地区有20多万造反派被抓、关、逮捕和殴打。这个数字明显夸大,但那时搞得鸡飞狗跳,人心恐慌却是真的!

中央解决四川问题的《十条》和解决重庆问题的《五条》下达后,为这批人平了反。

重庆围绕一月夺权中产生的“革联会”问题争吵不休,因为革联会在当时是临时权力机构,与抓捕人脱不了干系,许多人扬言要砸烂革联会,于是造反派发生分裂了。

支持革联会的被称为“保派”或“支革联派”(即8.15派),反对革联会的被称为“砸派”或“反革联派”(后来改称反到底派)。这两派从口头辩论发展到互相撕大字报、砸广播站、砸宣传车。到当年五六月,一律升级用匕首、大刀、钢钎交锋,文化革命进入了进行冷兵器武斗阶段。

1967年5月23日,石油路上发生了钢钎之战,19岁的重庆石油学校学生周茂林作了刀下之鬼。一首创作于1966年“12.4”事件后的歌曲《亲爱的战友,你在哪里》重新在8.15派区域传唱:

      读着《毛主席语录》想起了你,

      亲爱的战友你在哪里?

      那天我们一起去开会,

      会场上我们却失去了你,

      我们的好兄弟!

      你上台揭露了重庆市委,

      你发言戳穿了阴谋诡计,

      你勇敢战斗,你英勇无比,

      谁知那一双黑手把你青春夺去!

……

进入6月,北碚、施家墚、澄江镇、解放碑、小什字、大坪、石油路、杨家坪、九龙坡、大渡口、化龙桥、高滩岩、詹家溪、江北、南岸等遍地开花,相继发生了大规模武斗,死人伤人的事不绝入耳。

7月1日,重医《东方欲晓》报编辑于可,死于钢钎之下,成为第一个殒命武斗的大学生。同日,重纺5厂武斗死2人;建设厂武斗死1人;

7月3日,重纺5厂再次武斗死2人;

7月5日,重医附一院东门武斗死2人;

7月6日,重医附一院门诊部武斗死1人;同日,北碚光学仪器厂武斗死3人;

7月7日,嘉陵江桥头用小口径步枪打死2人;

7月8日,北碚红岩机器厂使用小口径步枪、鸟枪武斗死亡9人;

7月10日,中梁山地区武斗死亡2人、重伤2人;

7月13日,重钢文化工作室武斗死亡2人;

……

天天都有武斗,天天都有噩耗,耳听四处枪响,出门处处有血,血腥火暴的大字报满街都是,但我都无缘一睹血淋淋的武斗死亡场面。

当年的我风华正茂,书生意气,虽然被父母牢牢地管教在家里,不得参加任何派性活动,但是各类消息报道激发了我的好奇心。我想沙坪坝是8.15派的大本营,一派独大,在那里不可能发生武斗,不存在有什么生命危险吧!我迫切需要了解时事,了解武斗的动态,就偷偷溜到沙坪坝去看大字报,无意中第一次直接目睹了武斗死者形象。

那是7月27日,我刚到达小龙坎,就看见满街贴着大标语:“誓向砸派讨还血债!”“向7.25事件中殉难的烈士致哀!”“唐世轩、张全兴烈士永垂不朽!”

看到这些大标语和大字报,知道死者是重大的学生,我便走向沙北街,潜入重大校园去看究竟。

果然,在重大校门不远的空地上用篾席搭建了一个简易灵堂,正面璧上挂着唐世轩张全兴遗像,喇叭里播放着哀乐,狭小棚房空间里弥漫着强烈的福尔马林药味,

一幅曾经在渣滓洞出现过的对联引人注目:

是七尺男儿生能舍己,

      作千秋雄鬼死不还家。

另一幅是新创作的:

碧血溅山城,喜红岩史诗又添新页;

      风暴扫迷雾,看文化革命谁敢阻挡。

两张并排的灵床上各搁着一具穿着军装的尸体,军帽拉下,刚好遮住额头上的弹孔,两张死者脸孔很年轻,因为整过容,似乎睡着了一般安详。旁边的大字报专栏里,介绍了他们的生平事迹。

四周摆满了花圈, 挽联上分别写着“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和 “面对屠刀冲天笑,我自横刀向李任”(李即李井泉,西南局第一书记;任即任白戈,重庆市委第一书记)。

 前来悼念的人群络绎不绝,估计当天有近万人前往,多数与我一样是去看闹热和稀奇的。这两名死者也向世人宣称:所谓武斗是大学生把中学生推向第一线冲杀,自己只是躲在后面摇鹅毛扇的说法绝对是谣言,高等学府象牙宝塔里的“天之骄子”搞起武斗来照样不虚火色!

当年重庆大学组织了两支专业武斗队伍,一支叫“301”,属“野战性质”,队员多是敢作敢为、敢拼敢打的亡命徒。另一支为“302”,是负责校内治安的“卫戍部队”,被校友们戏称为“乡丁”。

重大8.15在整个文革武斗期间共计死亡24名大学生(另外,重大反到底派井冈山死亡2人),第一位死者就是这位张全兴,采矿系三年级学生,301部队队员,事迹介绍很简单。而对另一位死者唐世轩的介绍,内容就丰富多了。

当年的一首小诗这样描述他:

“他睡了,

穿着草绿色的军装,

戴着红卫兵袖章,

安详而骄傲地睡了……

不!你没有死!

校园里贴着你火辣的大字报,

大田湾留着你与保皇军搏斗的场景,

在北碚你抢救过危亡的战友,

施家墚你摄下匪徒行凶的镜头……”

原来,唐世轩是一名“战地摄影记者”,机械系三年级学生,出身工人家庭,独子。他怎么会死掉?这要从位于化龙桥的重庆市工业学校说起。

原工业校8.15战斗团是一支老牌造反派队伍,因反对“革联会”,于1967年4月上旬正式加入砸派行列,并将本组织名称改为工业校“红岩兵团”,成为铁杆反到底派。

从沙坪坝到市中区,捷径是旧成渝公路,即从小龙坎、土湾、化龙桥到牛角沱,而工业学校就在化龙桥交农村的半坡上,他们经常利用地理之便,下坡到公路上拦截重大进城的人员和游行队伍。

扫除拦路虎,攻取工业学校成为重大8.15战斗团的既定方针。7月4日,重大8.15总团周家喻在一次会上作了部署:“先打航锋,再打重医,把大坪一带扫清,然后集中力量打工业校,这样就把沙坪坝一片连起来了。”

7月22日,8.15派化龙桥地区指挥部召开了各厂矿、学校参加的专门会议,确定了进攻工业校的行动计划。

7月24日下午,蒙在鼓里的工业校红岩兵团像往日一样,气势汹汹地拦截了一辆路过的嘉陵厂“8.15”派的车辆,并扣押了随车人员和一位驻厂军代表。虽然把其他人放了,而军代表却被继续扣押着,致使8.15派的进攻行动找到恰如其分的借口。

8.15派调兵遣将,八一兵团、橡胶兵团、六中、石油校、五一技校、重大等单位的武斗队伍一千多人从四面八方赶来,将工业校团团围住。而工业校里面,除了红岩兵团外、还驻有二中九一纵队,重庆幼师、汽车22队等单位的反到底派共约300来人。

25日凌晨3点钟, 3颗红色信号弹冲天而起,标志着“8.15”派完成了武装力量集结,准备从外围开始进攻了。大约4点钟,开始用格蚤龙冲锋枪、马克沁机枪,土制炸弹等武器进行了火力试探。

工业校学生彭世明趁着夜色,爬到大楼的房顶去观察敌情,当他的头部刚冒出屋脊时,便被对方射出的子弹击中脑门眉骨死掉了,吓得身后的另外一人连滚带爬跌下屋顶天窗受了重伤。

其实工业校方面除了大量冷兵器外,仅有4支小口径步枪,其中3支不能正常使用。8.15派不知底细,以为对方老练沉着,欲擒故纵,暂不还击,想打埋伏。于是不敢贸然发起冲锋,一直在外围断断续续放枪直到天亮。

早晨7点多钟,几位军人进入了红岩兵团坚守的办公大楼,要求带回被扣押的军代表。兵临城下的工业校只得释放了被扣人员,交给他们带走了。

然而,包围并未撤除,知晓了对方底细的8.15派开始大胆进攻了。冲在前面的301队员张全兴却被打倒在大楼之下,这是重大8.15战斗团武斗死亡第一人。他被守方射手用小口径步枪击中额头,据说射手是市射击俱乐部的一级运动员,功夫十分了得,百步穿杨、枪枪10环。这一枪再次延迟了8.15派的进攻,队伍散躲在四周安全地带候命待发。

张全兴的尸体很快运回重大,举校哗然。

在校的“战地摄影记者”唐世轩见状大怒,愤然宣称:我马上赶去现场,拍下砸派开枪杀人的罪行!于是他与同伴一道搭乘卡车赶去工业校。

双方呈僵持局面,没有大的动静。红岩兵团坚守的主楼前面是空旷的篮球运动场。不晓利害的“战地摄影记者”手持120相机,为了取得最佳角度获得最佳效果,他一步步靠近大楼,聚精会神地对镜头,调焦聚,拨光圈,还没来得及摁快门,大楼里猛地传来“叭”地一声枪响,一粒小口径步枪子弹击中额头,又是一个“10环”,使唐世轩像张全兴一样倒地而亡,成为重大的第二名武斗死者。

进攻者发怒了,一声令下,机枪、步枪子弹一齐朝防守者扼守的大楼倾泻,一发土制炮弹打到了教学楼三楼的一个窗台边上,当场炸死重庆幼师的一名女生。

7月25日下午2点左右,8.15派依仗强大的火力优势,彻底攻占了工业校教学大楼和全校。

事后知晓,当天进攻者死亡2人,防守者死10人(工业校9人、幼师1人),200多人被俘押往重大受审。

多灾多难的山城重庆,文化大革命武斗不息。从1966年12月大田湾“12.4”事件中,8.15派与“保皇军”的万人大厮杀开始,到1967年4至7月“保砸”相争,历时7个多月,为重庆武斗的冷兵器阶段,使用武器由砖头、旗杆、标语牌、木棒升级为铁棒、大刀、钢钎、鸟枪、小口径步枪。

从1967年7月工业校“7.25”事件开始,到1968年9月,历时1年零2个月,“保砸”双方进入热兵器战争阶段,由使用老式的“汉阳造”步枪、格蚤龙冲锋枪、马克沁机枪升级到半自动步枪、全自动冲锋枪、12.7重机枪、14.5四联高射机枪、三七高炮、榴弹炮、加农炮、装甲战车、水陆两栖坦克、舰艇等现代化兵器装备,有更多的冤魂屈鬼葬身于极其惨烈的武斗炮火之中。

 

                         注:本文在《龙门阵》杂志(2011年8期)发表时更名为《重庆文革中的“7.25”武斗事件》

  评论这张
 
阅读(3503)|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