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

润物细无声

 
 
 

日志

 
 
 
 

那一年,农民也遭武斗祸殃(原创)  

2010-10-26 22:39:50|  分类: 文革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年,农民也遭武斗祸殃

那一年,农民也遭武斗祸殃(原) - 雨点 - 雨点

 

 

表哥家住重庆红岩公社前进大队烟灯堡生产队,文革开始那年满23岁。本来他在60年代初考取过市农业学校,可以跳出“农门”吃商品粮,但时逢我国三年困难时期,学校下马停办,无奈只好“社来社去”,成了“回乡知青”,到生产队重新操起锄头修理地球。除了种植少量粮食作物外,大部分田土栽种蔬菜,他们的任务主要是给城市人口提供蔬菜禽蛋,被称之为“菜农”。

表哥在希望的田野上耕耘播种,辛勤劳作,1965年入了党,成了全公社最年轻的生产队副队长,辅佐土改时期入党的老队长苟福全。红极一时的他喜欢唱山歌,经常在山坡上扯开喉咙放声高歌:“太阳出来啰儿,喜洋洋么啷啰……”。

的确,比起远郊那些种粮食的“粮农”,日子过得还是比较滋润,唯一遗憾的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成家,虽然上门提亲的人不少。

1966年文革爆发,学生们造反了,镇上贴满了大字报,到处乱糟糟闹麻麻的。那年秋收时节,农民们正忙于收割稻谷,累得精疲力竭。一天傍晚,大队的广播喇叭先是播出一段最高指示:“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然后播出一条“紧急通知”,说一群制造“8.28”事件(指重大学生与小学教师发生流血冲突的江北下横街事件)的坏学生,打着“8.15”造反旗号,正在“炮轰”“火烧”公社,希望广大贫下中农和社员群众立即赶到公社去,保卫公社党委,保卫文化大革命!

于是,表哥所在的生产队,不分男女老幼,不分体力强弱,一个个手持锄把扁担,从房屋里,从山坡上冲出,沿着田坎小道,跑了好几里路,急急忙忙赶到乡镇,把公社大院围了个水泄不通。只见几个年轻的学生娃儿,拿着红彤彤的《毛主席语录》,正在与公社干部辩论,煽动农民起来造反,还说“这次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公社大院并没有起火燃烧,也没有看见哪里架有大炮。所谓的“炮轰”“火烧”,是要“炮轰西南局,火烧省市委”。表哥苦笑着对大家说:“龟儿子球莫名堂,还是回家煮夜宵填饱肚皮吧,啥子革命?格老子肚儿闹革命——饿惨了!”

从此,他再也不介入文化大革命的事了。因为工人和机关干部参加政治运动可以照发工资,而农民不上班则不能计工分,不能跟着瞎胡闹。表哥经常骂那些跃跃欲试要上街看大字报的青年社员说“农民不种地吃锤子呀?”不理睬外界怎样闹得天翻地覆,继续守着土地“日没而息,日出而作”,鼓励大家上坡下田,以劳动求得温饱。

此段时期,他与邻队吴队长的女儿相上了,小吴在公社宣传队当舞蹈队员,身材相貌都不错,表哥很满意,打算耍个一年半载就结婚。

没想到几个月后,造反派之间发生分裂,两派为争夺“左派”地位和权力分配,相互打了起来,先是用钢钎大刀,后来用真枪实弹,文化革命演变成“武化革命”,倒是真的“炮轰火烧”了,表哥家距当时武斗中心的“三坪”——大坪、杨家坪、潘家坪不远,对武斗之祸不但惹不起,连躲都躲不脱。

队里张二娃他们几个终于跑到重医参加武斗队伍,吃起“专业伙食”了,表哥依然在队里稳起,坚持当“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的模范。

武斗刚开始那阵,石油校、五一技校、河运校、重医、机制校的几支武斗队在公路上用钢钎大刀往来厮杀,给这些单位送菜常常要躲避在路边,有时一停就要耽误几个小时。好不容易把菜担到单位食堂,却找不到人收称开票。把菜蔬倒在食堂又怕以后单位不认账,只好又担回来喂猪。

1967年8月,8.15派和反到底派在“三坪”地区全面交火厮杀,整天炮火不断,枪声不绝。他们手中的武器精良,射程又远,那子弹不长眼睛,到处乱飞乱窜,只苦了这些无辜的种田人。一次大家正在田里挥镰收割庄稼,忽然不知哪里飞来一串子弹落在田里溅起朵朵水花,吓得社员们齐刷刷地扑倒在水田里……为社员安全考虑,不再安排社员集体出工,也不往单位送菜了。

菜农们不敢上街买火柴油盐之类生活必需品,只好托个别胆子大的人填好清单,趁两派武斗间歇时,快去快回购买。购买者一路提心吊胆,快步如飞,回来后照清单给大家分发。前进大队副食店货已卖绝,只好朝石桥街镇上跑。一个大热天,社员张树清上街买东西,回来的路上被冷枪击中头部,被人发现时歪倒在田坎边死得僵硬。老队长苟福全正在猪圈喂猪,被突然飞来的冷弹击中大腿,弹头栽进肉里没有出来,疼痛难忍,鲜血直流。幸亏表哥与队上几个壮汉冒着危险急忙把他抬到附近歇台子的解放军“三九医院”抢救,才算保住了性命。

表哥“临危受命”,义不容辞地挑起全队一百多口老少吃饭穿衣的重担。为了安全,他吩咐各家各户不得出门,将桌子搬去靠近墙角,并在桌面上放上木板、棉被、蓑衣之类,然后丢一床席子在桌下,大人小孩都躲在里面。一天,几发炮弹落在烟灯堡附近,堡上腾地冒起硝烟,树木被拦腰打断,天上的高压线也吊在了地上,电灯再也开不亮了。街镇上的居民逃到乡下避难,没想到这里也不太平,转身就走。农民们也纷纷外逃,凡在远郊有亲戚朋友的,就朝璧山、青木关方向投亲靠友,远离武斗中心。

“三坪”地区每晚武斗双方要用大炮互射,空压厂一个单位一晚就打了1万多发炮弹,比解放战争时期一个战役打的炮弹都多。家里的土墙瓦房不安全,表哥带领大家天天躲防空洞保命。好在烟灯堡有一个抗战时期留下的防空洞,有2米多高宽,近百米深,这里成了真正的避难所。全队百十口人,无一例外地前往洞里躲避夜战。

每天早早吃过晚饭,家家户户关好鸡鸭,天黑以前必须离家进洞。虽然提前用过火燎烟熏,洞里面蚊虫依然肆虐,老鼠乱窜,洞顶不停地滴水,寒气逼人,大家全然不顾,铺上篾席在那里过夜。表哥和两个年轻人把养伤的老队长抬进防空洞,老队长不停地叫唤:“这是啥子世道!朗格楞个造孽哟?”80多岁的赵老婆婆身体单薄,因洞里实在潮湿,孝顺儿子们便把木床搬到岩洞里,老婆婆大热天披上老棉袄,像尼姑诵经似的端坐在木床上呻吟。

造反派的队伍也要吃饭,大多靠一些现成食品,如面包、饼干、杂糖之类充饥,时间一长,缺乏维生素,个个口腔溃疡,流鼻血烂眼睛,需要补充新鲜蔬菜,于是派人下乡来收购。表哥说:“我们安全得不到保证,不敢给你们送菜!”几经交涉达成“协议”:队里只将蔬菜送到公路边堆起,由造反派打收条,自己开车来拉。于是那些坡上田里栽种的飘儿白、莴笋、藤菜、茄子、豇豆、四季豆、南瓜、丝瓜等不断地送到造反派食堂去,才没有自生自灭烂在地里。

武斗使重庆公路铁路水路相继中断,粮煤肉等生活必需品运输受阻,给人民生活带来极大困难。驻军组织军用车队,到外地运回粮煤,因为数量有限,供不应求,于是群众拼命抢购。

1968年“5.1”将临,武斗暂时趋于平缓,表哥准备与小吴结婚了。4月30日清晨,表哥带上几名社员,一早先到石桥镇煤店排上长队,到中午时分,终于凭票买到当年分配给队上人畜使用的几百斤烟煤。几名社员把煤挑走后,就和李小五一道来到粮店,准备购买两百斤返销给队上的大米。

粮店是一幢两层的老房子,木板楼上是库房,楼下是营业部。楼上的米顺着一条金属管道流到楼下的磅秤桶里,由司称员操作隔板控制过秤。因附近几个小店无粮供应,农民和居民都赶到街镇的中心粮店买米,这里人山人海,拥挤不堪。

恰好这时一辆解放牌卡车运了满满一车大米在卸货,狭小的粮店顿时秩序大乱。为了使卸货工作早点结束,早一点买米回家,热心的表哥主动上去义务帮忙。他汗流浃背地将一袋袋百斤重的米袋扛在肩上,小心翼翼地顺楼梯上楼堆放。

本来这里有持枪的造反派学生负责维持秩序,可是面对拼命朝前挤的人流,他们无论怎样喊叫“不要挤,排好队!”却没有任何人理会。

见压制不住骚乱的人群,一名造反派学生急了,举起半自动步枪一扣扳机,朝天就是一枪,“砰-”,涌动的人们吓得一下子静了下来,规规矩矩站在原地不动。与此同时,粮店木楼上传来清晰的痛苦呻吟,原来这一枪穿过木板,正巧击中在楼上卸米袋的表哥的腹部。明天就要结婚了,没想到突然飞来的子弹差一点剪除了他的命根。

看见楼板缝滴下来的鲜血,肇事者和粮店工作人员一道急忙用毛巾塞紧伤口,利用尚未卸完米袋的解放牌卡车,十万火急地把他送到新桥医院急救。

由于抢救及时,加之李小五、肇事者及其同学、粮店工作人员献了2000多毫升的血,方才保住了他的命,但他却留下终生残疾,腰杆伸不直了。

那个尚未入洞房的靓女小吴变了心,嫁给了城里的一名工人。表哥从身体到精神全面崩溃,由强劳动力变成了一名农村五保户,曾经几次想自杀了断一生,家人劝他:“你总比参加重医武斗队被子弹打死的张二娃好一些噻”,加之全队社员对他关怀照顾,才勉强活了下来。

若干年后,一名四川专县农村来的女子嫁给了心力交瘁的表哥,该女子相貌平平,不会唱歌跳舞,种庄稼却是一把好手。且善持家理财,特别是对表哥身怀敬意,百般温柔,千般体贴,表哥也只好认命了。


(本文已载《龙门阵》杂志2012年11期,更名为《大表哥的武斗遭遇》)
  评论这张
 
阅读(745)|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