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

润物细无声

 
 
 

日志

 
 
 
 

解放初的那些事儿3(原创)  

2011-08-29 16:33:50|  分类: 岁月留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洋槐树下

我与洋槐树从小结缘。

场口边上有一棵不知多少树龄的洋槐树,直直的有近20米高,脚盆子粗,枝繁叶茂,成为街口的象征和坐标。迄今为止,我没有发现过第二棵那样高大挺直的洋槐树。

父亲绝对是个绿化爱好者,他把从烟灯山祖坟边多余的树苗挖回来,移栽到家后门的土壤里,10多年后长成茁壮的大树。听说旁边那个坝子边上4棵并排的高大成型的洋槐树也是父亲早年移栽的。

刚记事,便是父亲每天清早把我和弟弟叫醒,说是到坝子边上那排洋槐树下呼吸新鲜空气,我们十分不情愿地搬根凳子,迷迷糊糊出门到坝子坐在槐树下。在茂密的卵形绿叶丛中,一串串洁白的槐花随风摇曳,一缕清香扑鼻而来,我们的瞌睡虫便被驱散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个坝儿经常有文艺表演,有木偶戏、西洋镜供我们观看,更是儿童的游戏乐园:滚铁环、跳绳、弹玻璃珠、拍纸块、掺陀螺、翻筋斗、骑马马肩、开泥巴仗、跳拱、逗蚂蚁打架……
    我盼望星期日的到来,因为这是乡政府规定的赶场天,四邻八乡的农民蜂拥而来,箩兜扁担、扫把撮箕、菜秧菜籽、鸡鸭禽蛋、猪哼狗吠……闹哄哄,汗渍渍,臭熏熏,把一条条街巷挤得水泄不通。

而这个场口坝子更是热闹非凡,伴随着阵阵锣响,吸引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三教九流、五行八作、各色人等携带狗、猴等动物先后粉墨登场,尽情表演各类节目,令我大开眼界。

父亲却一再叮嘱我们,那是一个“扯谎坝”,看闹热可以,但不要受骗上当。

先是一个瘦弱的中年人,表演一些小魔术,诸如玻璃瓶里的红水变成白水,手中的白帕子变成各种颜色的彩巾,乒乓球不翼而飞等。最惊叹的是用布袋子变出一个个鸡蛋,我羡慕死了:他家的鸡蛋怎么吃得完啰!

正想多看几套节目,他却卖起洗衣服的“洋碱”来,真有不少人掏钱购买,还十分踊跃。父亲悄悄告诉我:那些人是“媒子”,勾引其他人买假货,我半信半疑,看着中年人收拾好道具,揣着鼓囊囊的钱口袋走了。

紧接着是一个上身赤膊,腰束宽皮带的壮汉,手舞一根哨棒,耍得呼呼着响。周围人群爆发出一阵喝彩声,他却嘎然停止,大气不喘,双手抱拳,朗声说到:

我姓岳,名鹏飞(我差点听成“岳飞”,所以至今记得),今日借贵方宝地献丑,一不为名,二不图利,只为弘扬祖国传统武术。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人不转车滚滚转。各位大爷大叔孃孃婶婶哥哥弟弟姐姐妹妹,今日相逢就是一个缘(圆),在下这边有礼了!

他又舞起一把木质大刀,刀柄上的红绸把人眼都晃花了。接着又叫他的助手——一位腰扎红绸的青年女子,用一杆长矛刺他的肚皮,我们正待发出惊讶的尖叫时,只见他大吼一声,一运气,竟将那根矛杆顶断了!

在满堂喝彩声中,他突然说道:噫,那边有人说了,你只知道弘扬武术文化,难道不弘扬祖国医学吗?说得对,我今天就是要卖药(他忘了刚才所说的“不图利”那句话了)。卖什么药?治疗跌打损伤、刀枪创痛的药。常言道,水火不留情,刀剑不认人,哪家哪户没得点磕磕碰碰、小伤小痛?卖钱不卖钱,圈子先扯圆,望诸位父老乡亲,有钱捧个钱场,无钱捧个人场,为弘扬祖国医学贡献一场!

那青年女子立刻拉出一个大口袋,里面是牛皮纸包好的一包包草药。

那壮汉接着说:噫,那边有人说了(我几次顺着他的手势找寻说话的人无果,原来是自问自答),你这个药医得了病吗,是不是假药?哎呀呀,各位兄弟,真三国,假封神,西游记哄死人。逢真人不说假话,遇真神不跳端公,是行家不买假药。各位信得过我,就掏钱买药,我带的不多,钱到药到,要药赶早!

果然就人在掏钱了,这次真的有人问了:你这个药郎个吃法?

壮汉答道:喔哟哟,还真的忘了介绍。我这个药,简单撇脱(方便),无须费神,你想郎个吃,就可郎个弄,有酒泡酒,无酒泡尿,不是我在说笑,无酒无尿可以干嚼!

我和周围的看客都被他幽默风趣的超强语言引得咧嘴大笑起来。

父亲却拉着我就走,悄悄对我说:扯谎坝,把子客,越说越离谱,喝死人不赔命!

我不以为然,我相信这个有真功夫的壮汉不会说假话。期盼着他下周再次路过此地,借我方一块宝地,表演他的十八般武艺。

可是,这个叫岳鹏飞(我猜这是化名)的壮汉再也没有来过。

又一个赶场天,我挤在热闹的人群中,看两个儿童表演杂技,他俩沿着不断加高的凳子往上攀登,令人心惊胆颤。

我忍不住问邻居何老五,那个岳鹏飞为啥许久没有看到了?何老五诧异地说,你还不知道哇,他已经死了!我大吃一惊:怎么死的?何的姐夫是公安局的民警,他在治安方面的消息来源不容置疑。

那次赶场后,他们沿小路到大渡口,走到荒沟附近的“雷劈石”(现在的彩云湖湿地公园一带),被一伙不明身份的“棒老二”(强盗)用火药枪打伤了,流血过多,没有救活。

他不是有专治跌打损伤的草药吗?

何老五眨了眨眼睛,诡谲一笑:那天不是当场就卖完了吗!揣那么多钱走小路,早就被人盯上了!

我心有不甘地问:他的武艺那么好?

何答:他打翻了对方几个人,可是没有躲过枪子儿。武艺再好,怎么打得过枪呢?

我脑袋像遭五雷轰顶般的晃了起来,眼前那两个小孩正在髙凳上摇来摇去,突然使我感到纠心纠结和莫名悲哀,恍恍惚惚、没精打采地退出了人群,嘴里一路念叨:是啊,他怎么打得过枪呢?

坝前那几颗碧绿的洋槐树照样在微风中飘荡,树下人声鼎沸,熙来攘往,没有因为世上少了一个“岳鹏飞”而停止人类生息交往活动。远处天高云淡,悠悠山峦默然无语延向远方,不知何处是尽头?

“雷劈石”位于沙坪坝区和九龙坡区交界处,那里坡陡沟深,杂树林立、荒草丛生、人迹罕至,时有强盗出没,没想到这艺高胆大的“岳鹏飞”竟然遭遇了这般的悲剧,落得如此下场。

自此,我幼小的心灵变得复杂起来,不忍心再看江湖艺人为养家糊口而进行的各类表演了。

 现在那个地方已经建成一个偌大的湿地公园,每天游客上万,谁也未料到解放初这里曾经发生过一起抢劫凶杀案。

 

  评论这张
 
阅读(714)|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