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

润物细无声

 
 
 

日志

 
 
 
 

震惊:重庆文革武斗中的“海战”(原创)  

2011-09-19 20:18:11|  分类: 文革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震惊:重庆文革武斗中的“海战”(原创) - 雨点 - 雨点
  

“海战”顾名思义是海上发生的战斗,江上发生的战斗应该叫“江战”。但广义讲,凡水上的战斗也可叫做海战,本文姑且把1967年8月8日发生在长江重庆段江面上的一场武斗称之为“海战”吧,它是中国文革武斗史上中唯一使用炮舰进行的一次著名战斗,史称“八·八海战”。

重庆八月战争中较大的武斗案例有建设地区争夺战(含清水池战役)、空压厂争夺战(含王家大山战役)、嘉陵厂争夺战、嘉陵江大桥战役、江陵厂-重庆大学炮战、潘家坪地区战役、上新街战役、歇马场战役,再就是这次“八·八海战”了。

一、舰队出发

8月8日立秋,但山城烈日依然肆虐,火炉气候十分爆烈。下午4点正,一支由三艘武装舰艇组成的重庆反到底派“军工井冈山第一舰队”,在国营望江机器厂举行了简短的出征仪式,然后离开郭家沱码头溯流而上,朝上游的九龙坡浩浩荡荡驶去,以期给国营建设机床厂的军工兄弟送去四门陆用三七炮(配备数百箱炮弹)大批药品、香烟、生猪和粮食,达到至少换回1万条半自动步枪的目的。

打头的“望江101”原是国民党的江防舰,舰长约40米,本是望江机器厂的交通艇,在山城武斗急剧升级的日子里重新披挂上阵:舰艇前段装有双联海三七高炮和海四联14.5毫米高射机枪各一座,后段装有双联海三七高炮和海二联高射机枪各一座。

其次是“人民5号”,过去是一艘美制登陆艇,在运输物资途中被劫来重新装上铁甲,船头驾驶台左右两侧,各安装了一门陆三七高炮,在驾驶台前装重机枪一挺,驾驶台后面装高射机关炮一门,船尾装海三七高炮一门。旗杆高悬“反到底一号”标志,成为这支舰队的“旗舰”,22岁的共青团员、“军工井冈山”头头邓长春自任舰队司令,坐镇旗舰。

垫后的“嘉陵1号”原是国营嘉陵机器厂的运输船,进望江厂改装成炮艇,参与“第一舰队”统一行动。“舰长”李鲁沂(8.18日在王家大山战役毙命)被封为副司令,紧紧跟随邓司令一道“共赴国难”。

二、炮轰船厂

从望江厂到建设厂40余公里的长江航道两岸,基本上是“8.15”派势力范围。手持各类老式轻武器的“8.15”战士,看见江面上悬挂着反到底旗号的战舰,怒火冲天,骂声不绝,虽然明知无济于事,仍旧禁不住举枪就射。舰队根本没有瞧上这些散兵游勇的冷枪飞弹隔靴搔痒,毫不理睬继续昂首前行。

前面是唐家沱了,这里有一个东风造船厂,是西南最大的造船工业基地。经历过多次武斗的青年邓司令稳坐旗舰,脑子里还闪现着上月省革筹副组长刘结挺亲切接见时的场景,体会着“8.3”事件中击沉军分区巡逻艇的壮举,回味着出征仪式上气吞山河的豪言壮语:“世界革命看中国,中国革命看四川,四川革命看重庆,重庆革命看望江”!而望江革命自然看邓长春了。

密集的枪声打断了邓司令的思路,知道这里的8.15派有一定实力,按照出征前拟定的计划应该狠狠打击,豪气满怀的他便把眉头一皱手指一点,对身边的传令兵厉声说道:“给它点颜色瞧瞧!”

话音刚落,“两短一长”的射击信号已经发出,早已憋满气的炮手们对着岸边庞大的浮船坞和轮船就是一阵猛轰,随着阵阵爆炸浓烟的升起,岸边的“人民6号”等多艘轮船起火,多人死伤。

舰队抵达窍角沱,舰队开始变阵,由“1”线型变为三角形,“望江101”在右,“嘉陵1号”在左,旗舰“人民5号”在中后,继续上行准备迎接新的挑战。

三、激战红港

前面就是两江交汇的雄伟的朝天门了,这里是进入重庆市区的门户,文革期间,有一个非常时髦响亮的名字——红港,8.15派的铁杆组织“长航兵团”和“港口兵团”总部就驻扎在这里。

刚刚得到“舰临城下”消息的红港8.15派拉响了紧急警报,港口兵团大楼的喇叭“哇啦啦”地仓促响起,紧张恐怖的气氛顿时弥漫码头上空,一个沙哑刺耳的男声反复不断告知驻防人员准备战斗,码头上用沙包堆砌的简易工事上,立刻布满了几十条机枪和步枪准备应战。

喇叭同时告诫码头四周的居家百姓恶战即将来临,立即转移躲避!百姓们闻声惊慌失措,扶老携幼,仓皇逃生,躲进楼底、崖壁、防空洞等他们自认为安全的地方。

长航兵团立即发出紧急通知,十万火急呼叫“长江207”、“人民28”、“人民30”等几艘船只马上驶向长江,武装拦截即将抵达的“反到底”舰队。
  停靠在嘉陵江河道里的“人民28”、“人民30”号轮得到命令后,拼命朝长江赶去。而身在长江河道的“长江207”勇士们在没有同伴掩护协同的情况下,孤身朝下游驶来的三条炮艇迎了上去,企图以短兵相接克敌制胜,解决没有重火力的弱点。

反到底舰队同时遭到来自南岸轮渡公司修理厂和红港港务大楼及码头上的机枪猛烈夹击,密集的子弹打得舰艇甲板嘭嘭着响,有船员中弹受伤了。

一路逆水顺风趾高气扬的舰队炮手们遭到如此顽强的阻击,无不怒火中烧,一边用舰上的高音喇叭叫嚷:“我们是到九龙坡卸货的,你娃不要打哟!不然我们打过来,你娃吃不消哈!”一边拼尽全力朝敌方船只和红港阵地开炮。

武器毕竟是决定战争胜负的重要因素。那只首当其冲的民用拖轮“长江207”虽然显示了大无畏的革命造反精神,却被无情的炮弹击中,迅速起火燃烧,侥幸未死的勇士们只得弃船跳水逃命,又遭到舰载机枪的疯狂扫射,不少人脑浆迸裂,葬身鱼腹。

两艘非武装的小型火轮“水运104”和“水运204”看见“长江207” 起火,迅速开进长江,企图对其施救,也被机枪子弹击穿顶篷,只得被迫退回小河以求自保。

随后赶到的“人民28号”从嘉陵江口驶出,8.15战士手持步枪冲锋枪面对旗舰“人民5号”一阵狂射,无奈飞梭的子弹在舰艇厚实的铁甲钢板面前是那样的无力。在舰艇的三七高炮平射下,“人民28号”顷刻中弹倾斜,高压油箱被打坏,真是火上浇油,熊熊烈焰直冲天光,灼热的江面如沸水般腾滚,船体随波逐流被带到下游数百米岸边沉没。

反到底舰队又集中火力猛攻刚刚赶到的“人民30号”,数十发炮弹在该船身边爆炸,致使船尾受伤,不得不带伤拼命退回嘉陵江内躲避锋芒。

四、烈焰燃烧

反到底舰队旗舰和嘉陵1号(望江101完成护航任务返航,沿途又击伤多艘轮船)逆长江继续上行到达黄沙溪江面,又遭到南岸国营长江电工厂“八一兵团”猛烈射击,旗舰上再次出现多起伤亡,舰队立即开炮,长江电工厂的油库被击燃,拖轮“长江1号”被击沉。大地在颤抖,空气在燃烧,火光和浓烟遮盖了夕阳的余辉,江防阵地和厂区一片混乱。

此时,位于长江北岸的重庆警备区大院内,驻军将校们正陪着四川省革筹派来制止武斗的钦差大臣郭一民隔岸观火,洞察武斗趋势,望着炮声隆隆,硝烟滚滚的长江无不感到万分震惊!

一贯支持和称赞反到底派是“文斗模范”的郭一民暗自叫苦,大骂邓长春打炮不选择地方,“就像专门打给我看似的,弄得我说简直说不起话,太蠢了嘛!”

舰队边打边走,于傍晚八点左右抵达目的地建设厂江岸,身带战火硝烟的邓司令笑容满面,朝岸上欢迎的人群频频招手致意,不断高呼:“我们胜利了!”

因武斗交战被围困多日的建设厂军工井冈山“红大刀”早已陷入断炊境地,随船送来的四门陆用三七炮,以及活猪、罐头和其他日用品无异于雪中送炭,坚守阵地的战士们无不欢欣鼓舞,斗志倍增。绝地逢生的他们后来终于把8.15派赶出该地区,取得“八月战争”的阶段性胜利,此乃题外话。

 这场惊心动魄的“海战”,反到底舰队共发射炮弹1975发,机枪子弹无以计数。据文革后官方出版的《重庆大事记》记载:“当场打死24人,打伤129人,打沉‘长江207’等船只3艘,打坏12艘,长江航运为之中断数月之久。”

8.15派将打捞收拢的20多具“八·八”海战阵亡人员尸体集中埋葬在那个弹痕累累的红港码头,却没有像沙坪公园“红卫兵墓群”那样得到幸运保存,早在文革后期就被强制拆除荡然无存,海战所有痕迹从此消逝得一干二净。

 


                                     本文发表在《龙门阵》杂志2012.3期,更名为《“文革时期”重庆的“海战”》
  评论这张
 
阅读(1535)|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