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雨点

润物细无声

 
 
 

日志

 
 
 
 

文革抄家:邮递员要求退还被抄棉衣以备过冬(原创)  

2013-08-20 19:49:15|  分类: 文革纪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庆市北碚区志》记载19668月发生在本区的大事中有这么一段话:

“下旬,学生‘杀向社会’。大破四旧。社教工作团和公安机关‘奉命’支持‘红卫兵’的行动,在910月中抄了‘黑五类’、‘牛鬼蛇神’1240户的家。据不完全统计,抄收了古旧书籍5万多册,字画5000多件,以及金银首饰和现金。有些人家的衣物、用具都被抄走或毁坏……”

文中所说“社教工作团”,即以中共四川省委名义派出的“重庆市社教工作团北碚分团”,计3000多人,组成19个工作队,于19664月进驻全区城乡各级机关、区属企事业单位及农村社队,全面开展“四清运动”。“公安机关”即政府序列的区公安分局及其基层派出所,“红卫兵”则是官办的重庆市毛泽东思想红卫兵(简称“思想兵”)北碚分部。

他们是“奉命”而行,奉“谁”的命,当然是奉当时还在台上执政的重庆市委的“命”,也就是说整个抄家行动不是个人或一般群众组织所为,而是地地道道的官方行为。

这些“黑五类”“牛鬼蛇神”家庭条件本来就差,被抄后更是一片狼藉空空如也,只剩一些简锅陋灶,烂盆破碗。随着天气一天天变凉,他们雪上加霜,逐渐陷入饥寒交迫的境地。于是一些家庭不得不冒大不韪发出呼号,恳请当权者退还被抄的部分衣物,以御寒保命渡过即将来临的严冬。

北碚区歇马场(文革时改为“红岩场”)邮递员陈仪芝就是其中的一个。为了要回“不属四旧”且“现急需用”的部分棉被盖、棉衣、粮票,四处奔波,在11天内连写三份“申请书”,并承诺“其余不急需用待以后解决都同意”。

以下忠实按照原文录入“申请书”内容:

申请书1

文革抄家:邮递员要求退还被抄棉衣以备过冬(原创) - 雨点 - 雨点
 

          申请书

申请人陈仪芝,工作单位红岩场邮电支局,负邮递员工作任农村段。我家住红旗街104号后面,继母万光明,媳妇江国芬等六口人。

申请理由1966105号被抄家,破四旧立四新,由于过去觉悟很低,家中有部分四旧东西被红卫兵同学,计杨正学,郭世容领导几个红卫兵小将清出拿去了,我很欢迎他们的革命行动。

但是有许多东西不属四旧的,也被红卫兵同志拿去了,现以有九天未见处理,也未见归还,特别是近日来天气渐渐冷起来了,老幼共计六口人的被盖、棉衣、统绒衣、换洗衣、粮票165斤多,本人的毛线下装,蓝布衣等,都由红卫兵同学清去了,还有旧钟一只也拿去了,每天时间都无法掌握影响工作,现急需用的部分东西,如棉被盖、棉衣、粮票、现急需用,特此申请组织设法要求联系解决部分,其余不急需用待以后解决都同意。

1、棉被盖六人需三床(拿去的五床),

2、粮票六人部分,拿去了165斤半,

3、小钟 因无法掌握时间影响工作,

4、媳妇穿的棉衣、换洗衣部分,

5、本人毛线下装一条,因我无棉衣、无棉裤,也无夹裤,

特此申请组织设法联系解决为感

                      陈仪芝(661015号申请

(说明:现是组织上在红岩旅馆租用二床每晚三角) 

 

申请书2

文革抄家:邮递员要求退还被抄棉衣以备过冬(原创) - 雨点 - 雨点
 

            申请书  66.10.25

陈仪芝,现年46岁,本人成分工人,红岩乡邮电支局邮递员,家住红岩乡红旗街104号后面,申请原因1966105号凌晨六点廿分钟,来了一群毛泽东思想红卫兵小将们,杨正学,郭世容等同学为首,来本人家中,进行抄家搜查,破四旧,立四新,这是革命的行动,我们是很欢迎的。

但是有许多东西不属四旧的东西被红卫兵小将们拿去了,至今尚有许多东西,没有归还,天气逐步冷起来了,老幼六人的衣服、棉被、粮票、炊具及木箱等数十样东西,现急需用,要求归还给本人,以利家用。

至于万光明,女,现年66岁,本人成分确实于小商,系我本人养母,她本人确有错误作风问题,实属人民内部问题。

应按中央16条规定精神,以治病救人的方法,说服教育帮助的方法改正她的缺点和错误以利于国家建设事业发展。

 

                     申请人陈仪芝呈()  66.10.25.

 

申请书3

文革抄家:邮递员要求退还被抄棉衣以备过冬(原创) - 雨点 - 雨点
 

罗所长同志:

你好,关于本人家中于66105号被革命小将搜查抄家的事情,前次我已向所长说明了经过过程,根据所长指导,我今写好申请书,特交我孩子陈启洪,给你送来,请你劳神协助解决,为盼。

有关本人养父和养母的一些生活作风的缺点和错误问题,我已向所长同志说明过,我养父陈必有,是1938114日染病,6号病故,他的田土是1934年间全部卖尽,他生前所干的事情,只是干过邮政代办所售邮票和托收信件,确实未当过局长职务,他代售邮票每月应得酬金3元。

养母,万光明,女,年66岁,本人成分贫农,个人成分小商。解放前后,在生活作风上有严重缺点和错误问题,实属人民内部矛盾,用民主方法,以说服教育批评的办法解决改造她的旧思想。

                邮递员  陈仪芝  66.10.26

 

前两份“申请书”中,陈仪芝一边诉苦一边言不由衷地表示欢迎抄家的“革命行动”,就像被小偷进屋偷走东西,还得表扬偷得正确,必须给予充分肯定一样。这就是那个时代特有的,令人啼笑皆非的政治语境。

第三份“申请书”是写给派出所“罗所长”个人的,此前陈仪芝已经找过罗所长,可能还不止一次。从“申请书”中看出,陈否定了养父当过邮政“局长”一事,肯定了被抄家的原因是养母万光明解放前后的“作风问题”引起的,且不说万光明的“作风问题”与抄家之间有多大联系,而且估计许多事情是发生在解放前,难道不应该把罪责算在那个万恶的旧社会头上吗?现而今万光明已经66岁了,她还能出现多大的“作风问题”?会对社会造成多大的“威胁”?这些在今天看来十分荒谬不可理喻的事情,在文革期间的中国大地上的的确确发生了。

更难能可贵而贻笑大方的是陈仪芝提出对养母的处理办法,“应按中央16条规定精神,以治病救人的方法,说服教育帮助的方法改正她的缺点和错误以利于国家建设事业发展。”“在生活作风上有严重缺点和错误问题,实属人民内部矛盾,用民主方法,以说服教育批评的办法解决改造她的旧思想。”

这才是真正禅透领悟党的政策精神的人,显然比那些知法犯法无法无天的“执政执法者”高明正确得多!

 

 

  评论这张
 
阅读(544)|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